01月
26
东东枪 | 发表于2016年01月26日 2:26 | 归类于【空渺渺入诗句似长似短】

 

1.
“死”这个字是黑色的

你用什么颜色写它
它都是黑色的

你用什么颜色写它
它都比其它字更黑一点

 

2.
它总是黑色的 总是拉长了脸
它总是带着哭腔

它说它也是没有办法
说着说着 就又哭了起来

你说它讨厌不讨厌
它凭什么哭

 

3.
你也不喜欢它 对吧
你并不盼望 也并不好奇 对吧

那你是怎么回事?
那你是怎么搞得?

是不是跟玩滑梯一样
你还没想下去呢
可也不知怎么了 一不小心 哎哟

就滑下去了

 

4.
我看见你坐在滑梯下笑呢
你笑着说 哎呀 没注意

没注意你就再来一次呗 我还想呢
没注意你就再来一次呗 我还冲你喊呢

是我错了
我忘了 这架滑梯不一样

这架黑漆漆的滑梯
叫死亡

 

5.
我得批评你

你那么好看
怎么会愿意笑在遗像上?

 

6.
你是不知道
现在的遗像啊 都做得劣质

我这些年见过几次
遗像 别人的

最近跟你不常见
没跟你讲

 

7.
怪我

早跟你讲了就好了
早告诉你就对了

怪我怪我怪我

 

8.
太折磨人了
一定是这病太折磨人了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
我们都知道 我们都
理解你

很抱歉啊

这些毫无用处的理解
是我们唯一拿得出手的礼物

 

9.
或者说

这些毫无用处的理解
是我们唯一舍得拿出来的礼物

灯火通明的我们听到你的脚步声近了就互相催促着
吹熄了灯

我们都寒酸
并因这寒酸而惭愧
我们劝自己说这可以原谅

你一定知道我们的幸福也都
捉襟见肘

 

10.
我没见过你的遗像
我只听说你擅自死了的消息

这个消息来得非常草率
一点都不像你

我们都很生气
你一定也很生气

这不怨你 是死亡来得太过草率
这越想越让人气愤

毕竟 连火车票都要提前60天买

 

11.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悲痛
或表达悲痛
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人们表达悲痛

我猜你不喜欢
我猜你连让人们知道你死了都不喜欢
我猜你连让自己知道自己死了都不喜欢

所以
我没告诉他们你已擅自死了的消息

如果可以
我希望连你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消息

 

12.
不久前我还以为你还躺在那里
躺在那个窗外有好几棵枯树的401号病房

你可能是睡着
但只是因为重感冒 或是上火

没人听见你
那是因为你这几天胃口不好没什么力气
没人看见你
那是因为你太瘦了

反正你还没被盖上白布单送走
你隔壁病床的老太太还没有因此叹气或冷笑
医生还没把文件夹装进身后的玻璃书柜
你妈妈还没独自坐上火车返回下着雪的家乡去

 

13.
你不知道吧
你的家乡最近很冷

或者说
大家的家乡最近都很冷
包括你的

确实是冷

你的妈妈一个人坐在会把她带回家乡的那趟列车上
一个人坐在跟所有人家的卧室一样冰冷的你家卧室里

眼泪流不出来

 

14.
你下载的电影还没看完 你就死了
你要见的朋友还没见完 你就死了
你跟你妈说治好了病就找个男朋友 还没找 你就死了

唉 你说你这个人 怎么说话不算话
你的药还没吃完 你就死了

 

15.
就像一开始说的那样——
“死”这个字是黑色的

你用什么颜色写它
它都是黑色的

你用什么颜色写它
它都比其它字更黑一点

这件事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

 

16.
我猜
你也后悔了吧

唉 不信邪真是不行啊——
“死”这个字就是黑色的

事实证明

一个像你这么美好的人写它
它也是黑色的

 

——东东枪
2016年1月26日 凌晨

01月
22
东东枪 | 发表于2016年01月22日 23:26 | 归类于【醉茫茫思想起这般如此】

Sharon 问:
东东枪,对自己没自信怎么办?

东东枪 答:
没自信就对了。我一直认为没自信使人进步,有自信使人落后。坏人、蠢人,往往都是更有自信的那些。没自信的反倒不太会变成那样。不是很好吗?

羊羊 问:
你认为自己是一个自信的人吗?

东东枪 答:
曾经是。有时候挺后悔曾经是。自信太多、自尊太多,都很耽误事儿。早抛弃早自由。

好好 问:
东东枪,难道你不帅吗?

东东枪 答:
这位朋友,你说这种话是不是因为贪图我的钱财?

3385 4481 5174 问:
在有很多选择的时候,您是根据什么原则或者条件来进行筛选并确定最终答案的?

东东枪 答:
有段TED演讲,似乎叫“how to make hard choices?”,或可看看。

邢宇 问:
枪总如何克服天津人的恋家情节,跑到北京闯荡,中间动摇过吗?如果再选一次,会从事别的行业吗?

东东枪 答:
天津人有恋家情结?没觉得啊,在北京的天津人可实在不少。光我认识的在北京的天津科学家就300多位。行业,得看怎么个选法,如果还是当年的我,还是当年的情况,我一定还是会选现在的行业。

hey 问:
东东枪老师,问一个关于头发的问题。我男朋友也狂掉发,我该以怎样的态度面对这个问题呢?

东东枪 答:
建议你以一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态度面对这个问题,在自己内心深处培养出一种无端的愧疚和歉意,并因此给予你男朋友更多的宽容和爱,去呵护他因脱发而倍加娇嫩的心灵,用你的温柔拭干他因脱发而焕发油光的头顶。(另外,为什么要说你男朋友“也”狂掉发?你什么意思?)

罗兰 问:
只有网红和段子手能进奥美是不?

东东枪 答:
是啊,奥美创办于1948年,据说刚开始那几年发展并不好就是因为那时候互联网还没发明,凑齐一个公司的网红和段子手不容易着呢。

leiliang 问:
2016年新读的第一本书的书名是?(没读完的也算)

东东枪 答:
《文明是副产品》,郑也夫著。

周乐意 问:
我就想每月收收租,然后在家打游戏,我是不是没救了?

东东枪 答:
我说不是你能信吗?

小静儿 问:
请问您以前有木有觉得找到合适的对象是件特难的事儿?

东东枪 答:
不瞒你说,我到现在也觉得找到合适的对象是件特难的事儿。

王小布尔 问:
枪,春节去哈尔滨过年好吗

东东枪 答:
你问我支持不支持?我当然支持啊!

大碗张 问:
作为女朋友,如何帮助处于毕业季的男朋友变得更成熟更有担当?

东东枪 答:
不建议尝试改变任何旁人。真喜欢所谓“成熟有担当”的,还是换个男朋友省事。

胡萝卜精 问:
我现在做的是运营工作,大学是学的广告,但现在其实还挺喜欢广告的,我做了平面可以发给你看吗?

东东枪 答:
可以,发我邮箱ray.hao@126.com。我会看。不过未必能给什么回复或点评。请谅解。

薇拉 问:
东东枪老师,您觉得在当下这个时代,能够流利使用英文交流对于生活和工作来说有多重要?不限行业不限年纪。

东东枪 答:
照我说,“流利使用英文交流”未必对每个人都那么重要,但具备基本的英文阅读能力特别重要。跟学会翻墙一样重要。

大熊喵 问:
枪总,十年前你最困惑的事情是什么?现在回过头怎样看那些困惑?我不信你是生下来就自带指南针从没迷茫时期的选手。

东东枪 答:
十年前是2006年,那时候最困惑的事情可能还是搞对象方面的事儿。现在回过头来看觉得……确实挺困惑的……

应许之恋 问:
當知道世界是屬於天才的,怎麼還能提起努力的勇氣呢?

东东枪 答:
世界不都是天才的。世界那么大,他们占不过来。总有点缝隙是给平庸如你我者留着的。

曹大宝 问:
枪总,年纪大了会不会因为“人生计划”未按时完成而焦虑?

东东枪 答:
不会。年纪大了才会知道人生从来不承认什么计划,更不会随你的心意准时准点。哎,你说谁年纪大?

 

 

以上内容系东东枪在其微信公众账号开设的问答栏目「东东枪答大家问」。
有问题要问,可以关注东东枪的微信公众号: deardongdongqiang,然后发送信息“我要提问”,查看提问方法。

01月
11
东东枪 | 发表于2016年01月11日 13:16 | 归类于【乱纷纷不由人催马拧枪】

枪:

这些问答其实是2015年(甚至2014年?)在微信公众号回答的。当时关注人数少,应该没多少人看过,所以昨天又在公众号推送过一遍。也是提醒大家还有这么个栏目可以互动一下。其实也不知道该不该这么整,我是个不怎么爱互动的人,但又觉得总得玩儿点儿什么,闲着也不是个事儿。好在可以自己挑选自己愿意回答的问题来答,可以只说自己想说的话。

 

 

梁子 问:

枪枪你有参加高考吗,你紧张吗,你是怎么看待高考的呢?

东东枪答:

参加过。不怎么紧张。我几年前看到过一个说法,我很同意。大意是:高考是现在中国最公平、对社会最有益的制度之一。

多年以后问:

请问您对于刚毕业的做AE的职场新人有什么样的建议?

东东枪答:

我大学快毕业时,教我marketingprinciple课的刘老师跟我说:以后工作了,对自己的要求要比自己的职位高一级。这个道理我后来越琢磨越觉着有价值。对你来说,这个道理的意思就是:做个好AE的秘诀就是——要拿自己当AM。

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问:

枪叔,你是不是实在想不出要写啥推送文章了才想出互动这个主意的?

东东枪答:

不是。是因为回答某刊物的提问,发现在那些提问下,考虑了一些自己从未考虑过的问题。就忽然觉得,看看大家在考虑哪些问题,逼着自己多思考一些“别人的问题”,或许也挺有意义。

max 问:

假定你我是生活里认识的人,三观高度一致,言语投契,就是外表这关过不去,于是无法结为伴侣,这不是很可惜?

东东枪答:

不可惜。“这关过不去”证明确实没办法接受。那就没什么可惜的。哪一关都过得去,但还是没办法在一起的,才配被叫作“可惜”。

国胜问:

这条“互个动”发出去后,如果来提问的人很少,会不会有点忧伤?哎呀妈呀,这可咋整啊!

东东枪答:

不会。因为一定不会很少。如果我的微信公众账号只有几百甚至几十个关注者,我是不会发起这种活动的。现在的关注人数完全可以支撑这个玩法,至少能玩一段时间。

亮东问:

东东枪,你觉得自己长得帅吗?

东东枪答:

我又不瞎。

李维翰大笨蛋问:

曾经看过《六里庄遗事·卷第一》,不知道有没有后续,有的话在哪里能看到,谢谢。

东东枪答:

有后续。还在写。别急。

和平问:

小引是我很喜欢的一位诗人,我听过你朗读小引的诗,所以想听听你对他的诗的感觉和你怎样接触到他的。

东东枪答:

小引老师我并不熟悉,他的作品我读过的也并不多。但名字是很早就听过的,似乎是10几年前在一些诗歌论坛上。当时的诗坛好像就是大大小小的一堆论坛了。他当时自己也有一个论坛吧?记不清了。我好像去过。

yaya 问:

你还记得你3岁之前的事吗,如果不记得,6岁之前的呢?

东东枪答:

不记得。都完全不记得了。甚至小学毕业前的事情都记得很模糊。

郑捕头问:

知道枪总兴趣广泛,即使有些别人看似没意思的事儿你也能体会出些意思,那么请问,有没有你觉得特别没意思的事儿?请举例说明。谢谢。

东东枪答:

有。我觉得有input和output的事儿都是有意思的。也就是说,做一件事,或者有收获,或者有产出,否则就没意思。例子太多了,别举了。

李小兔问:

东东枪,你怎样保持对生活的热情?

东东枪答:

这问题把我难住了。可能只是惯性吧。

吉 问:

文学这件事,是天赋更加重要还是努力更加重要?

东东枪答:

我觉得是天赋。没有天赋,连该怎么努力都不会弄明白。

佳佳问:

我能嫁给你么?

东东枪答: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已结婚。

憨人问:

你有女同或者男同的好朋友吗?

东东枪答:

有。有过不少。我是gay-friendly person.

Pilot.Mois 问:

郝先生你好呀一年前我微博私信问你你的波浪纹桌布哪里买的你回复了我还给我找地址我把波浪桌布拍了发朋友圈一个一直有好感的男生看了以后要了地址去昨天去他家看还觉得特窝心虽然两个中老年文青不知道能不能走下去也许是我一厢情愿还是觉得因为郝先生当时的nice才会有后面的这些觉得郝先生可棒了 btw 我们昨天还有讨论你。

东东枪答:

谢谢。祝幸福。:))

希耳朵 问:

现实生活中是一个怎样性格的人?

东东枪答:

可能基本上是个事儿逼、闲不住、爱得罪人、乐意宅着、不爱交朋友的人。

小哲马利亚 问:

吉他练的如何,我正是在你的影响下才学的吉他,虽然我知道咱俩共同的目的不是骗姑娘而是陶冶情操,但你放弃的是不是太快了?

东东枪答:

没放弃。还在挠。挠得很业余,但快乐一点不少。

匿名网友问:

东东枪先生,您好,我很喜欢听您的朗读,您在博客里读过的《我与地坛》和《世界上》我听了许多遍,越听越喜欢。想问问您有喜欢的朗诵艺术家吗?可以推荐几位吗?谢谢您!

东东枪答:

其实,我不大相信世界上有“朗诵艺术家”这种东西。至少是不应该有。

无肉不欢。问:

东东枪老师,你为什么那么萌?

东东枪答:

生活所迫。

水易 问:

请问下你觉得一天里虚度掉的时间占多大比例?

东东枪答:

没算过比例。但想了想之后,觉得还是可以比较自信地说:我虚度的时间应该比大部分人都要少。可能会少很多。

向亚娟问:

一个从不取悦别人的人是不是会跟周围人格格不入?

东东枪答:

我不大相信世界上有从来不取悦别人的人。真有,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改改吧。

胡光明问:

我想看你的《六里庄的艳俗生活》话剧的录像,可以下到或买到不?

东东枪答:

目前不能。以后恐怕也不大可能。

z 问:

能不能和已婚男人谈恋爱,我九零后,他七零后。

东东枪答:

不能。

singer 问:

想看古文,但缺少必备的文学素养怎么办?

东东枪答:

学。买套王力主编的《古代汉语》,一套四册,慢慢看。看完什么都会了。

王都好问:

面对头发、面对生活,都有时不我待又无可奈何的时候吧,每每那时您会怎么化解?

东东枪答:

通常是跟自己尽量斩钉截铁地说一句”youdeserve it.” 其实没什么逻辑。但挺管用。

小诺诺 问: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看待减肥反弹这个事儿的啊?

东东枪答:

没有反弹的减肥不算一次完整的减肥。

Jasmine Xu 问:

在公司碰见您用什么样的打招呼方式您比较喜欢?

东东枪答:

见别的同事怎么招呼,就也怎么招呼我。就挺好。

李凤阳问:

枪总,你对很多人把standup comedy翻译成单囗相声心里有不适感吗?我个人觉得特别不能接受,一来两者我都喜欢,二来两者又如此不同。

东东枪答:

我也觉得不大能接受。“脱口秀”这个以讹传讹的说法我也很不赞同。再没有更好且通行的译名之前,我打算还是先叫standup comedy算了。

西门长街 问:

有什么读书或者做笔记方面的习惯?

东东枪答:

我看书喜欢折页角。折下角记录进度,折上角标记精华。

北北问:

从博客到饭否到微博到微信,一路看过来,请问一路写过来的东东枪觉得自己的最大变化或进步是?

东东枪答:

可能是不那么爱抖机灵了。基本证明了自己具备抖机灵、耍小聪明、说俏皮话的能力之后,对这事儿就兴趣不大了。

方旻昊(FUN总)问:

怎么在一天工作十小时后,还有闲心写点想写的东西?不要笼统的回答,比如如果你想写那就能写。写作是技术活,我不太坚信纯意志的力量。

东东枪答:

一个大酒楼里专做海鲜的厨子,偶尔下班回家之后可能会挺想给自己做一碗少油少盐的蛋炒饭吃吧?

阳光小披萨问:

如果男友不給買貴的結婚戒指,還說中國人沒有戴戒指的傳統,您說他愛我嗎?!

东东枪答:

不知道。你爱他吗?

鹿与鹭问:

您是怎么进入奥美的?

东东枪答:

某一天,有一位素未谋面的天津老哥在MSN上问我,你愿意来我们公司做广告吗?我说您在哪个公司?他说:奥美。我就准备了份简历发过去,等了些日子,被叫去面试了一下,一共谈了10分钟左右,过了几天就去上班了。

como mucho 问:

枪老师,要是我想把《胡金波》拍成片子成不?你会帮我不?

东东枪答:

如果未经我正式授权,我应该会告你。

XDuxin 问:

东东枪曾说过相声大致有“逗、好、美”三重境界,那么枪总听过的,认为“美”的相声作品有哪些呢,能否推荐下。(给,这是你要的互动!)

东东枪答:

还是多听马三立、刘宝瑞吧。(谢谢!)

王兵问:

父母逼婚,各种介绍对象,被我回绝后说我自私,不顾及他们的感受。我真的自私吗?

东东枪答:

是的。

潘源文问:

作为贸大的老师,想问问您如何评价贸大?

东东枪答:

挺好的。但还不够好。

Tony 问:

装修后最后悔哪儿没弄好?

东东枪答:

一些东西买的时候太贪图便宜了,质量不够好。

egggggggg 问:

觉得老板有点傻逼,但是还挺同情他,留下还是跳操?

东东枪答:

跳操?为什么不试试广场舞。

王大忧悠问:

如果老罗不做手机而是入广告行业,会有什么样的作为?

东东枪答:

我去看了T1手机的发布会。在发布会现场我就想起一个俗套的句子来:老罗不去做广告是中国广告界的不幸,是中国广告从业者的大幸。

zjl 问:

东东枪啊我也是干广告文案的客户都开通了微信订阅号我每天的工作大部分都变成了写微信发微信又觉得没人看咋办呐你怎么看?

东东枪答:

你觉得没人看就得想办法吸引别人来看,客户花钱雇你就是干这个的。另外,你们做广告文案的都不用标点符号吗?

萧逸问:

东东君,深夜读书到底是盼女鬼还是怕女鬼?

东东枪答:

以盼为主。

王子问:

你的那些曲艺爱好,对广告工作有帮助吗?

东东枪答:

有。很大。

喵小喵问:

为什么有的男人,一天到晚会把性挂在嘴上,还是作为一个部门的领导?

东东枪答:

基本上是因为下流吧。不过也得看是什么部门。要是医院里专治不孕不育的,也正常。

张航问:

东东枪老师,你觉得石挥快乐吗?

东东枪答:

我觉得他应该还是快乐的吧。我猜他本质上还应该是个热情快乐的人。但也敏感、忧郁。一个只知道快乐或只知道发愁的人都不会干好他这个行当。

可子问:

想念前女友了怎么办?

东东枪答:

调动所有括约肌一块儿忍着。

Queenie 问:

请问你是怎样减肥的?真心求教。

东东枪答:

踢馆是吧?

黄小侠问:

请问知心哥哥,你知道你默默地深深地喜欢着的人也默默喜欢你,作为女孩子,该咋办?

东东枪答:

来,我已经把你这句话放在这篇问答里了。作为女孩子,你该把这些问答一块儿转给他看,告诉他,里头有一条跟他有关。

匿名网友问:

我认识好多女生,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辨别出喜欢哪个该怎么办?

东东枪答:

那就是哪个都不喜欢。

也许很感动问:

我是一个过于注重结果的小年轻,清楚的知道自己没什么优势同时也在努力提升自己,但在过程中很痛苦。相信您从事创意工作这么多年,一定有比我深得多的领悟和感触。请问在云开见月前,如何调配咬牙坚持的痛感和“浪费时间”的找乐子呢?先谢过枪爷!

东东枪答:

我认真想了想,结论是:我真没“咬牙坚持”过。我一直在找乐子。

本月女神问:

说一件让你感觉到人生巅峰的无聊小事吧。

东东枪答:

某年某月,一个姑娘忽然跟我说:哎,要不要抱抱?

王博问:

来个格局大的,怎样做到知行合一?

东东枪答:

很难吧。能“知行尽量合一”就不容易。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努力要求自己“先行其言”吧。

 

 

 

注:

  • 以上内容系东东枪在其微信公众账号开设的新栏目「东东枪答大家问」。
  • 有问题要问,可以关注东东枪的微信公众账号: deardongdongqiang,然后发送信息“我要提问”,查看提问方法。
01月
09
东东枪 | 发表于2016年01月09日 23:26 | 归类于【醉茫茫思想起这般如此】

感谢王小猫同学和毛心宇兄,帮我这博客修复了之前因为wordpress升级而造成的前台乱码、后台无法登陆的问题。

我争取把这儿恢复起来——不瞒大家说,是因为已经没什么人来看了,所以才觉得反倒似乎有了恢复一下的价值。

微信公众号会继续更新。微博饭否会继续发。这里我也努力偶尔来写写。欢迎各位老友来捧场,或假装没瞧见。

 

1月10日补:
今天把去年前年写的一些东西补发在了这里。当时都是发在微信公众号上的。发布日期都用的当时发布的时间。

12月
28
东东枪 | 发表于2015年12月28日 16:53 | 归类于【醉茫茫思想起这般如此】

1.
中午没吃午饭,去公司附近的影院把《老炮儿》给看了。

想看的原因里,觉得有可能好看所以我得去看看占3成,觉得有可能没他们说的那么好看所以我得去看看占4成,剩下的3成是觉得再不看就被朋友圈和微博给刷得想看也没法儿看了。

2.
看完了。觉得好看。也跟很多人一样掉了眼泪。

不知道别人是为了什么。我是因为那鸵鸟。
鸵鸟牛逼。

好多国产电影里头,就缺这么只鸵鸟。

3.
我估计这片子以后我还会再看。
想起来就能再刷一遍的那种。

这倒不是说这片子多好。是说喜欢。

4.
之前看一些人评价说,这电影里的“六爷”就是马小军们老了之后的样子。
我不这么认为。

刻薄点儿说,电影里的“六爷”们,是马小军们(以及冯裤子们)幻想中自己老了之后的样子。
甚至主要是冯裤子们。

5.
我没说这不好。

谁又不是马小军?谁又不是冯裤子?
我觉得这片子是给马小军冯裤子们看的,给没有变成“六爷”的马小军冯裤子们看,给希望自己变成“六爷”的马小军冯裤子们看。

这是一曲冯裤子的赞歌。

6.
所以我们基本上只看到了他们这些老炮儿的英武,而没看到他们这些人的不堪。
一个年近60,存折儿上只有2000多块钱的人,不堪的时候恐怕挺多的。

那些老哥们儿们也是。

7.
飞扬跋扈的二尾子美少年谭小飞看着冰面上的“六爷”哭了。
现实中,这一幕会不会发生?我认为不大可能。

谭小飞的泪水,只存在于马小军冯裤子们的幻想中。

8.
但“六爷”还是可贵的。
可贵在哪儿?我觉得,在于能自圆其说。

“六爷”是个能自圆其说的人。

9.
什么叫自圆其说?

《论语》里,子贡问孔子,怎么才能算“君子”?孔子说了八个字,“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行其言”,就是自圆其说。

“六爷”是个能用自己的房子,也能用自己的命去自圆其说的人。

10.
不喜欢片子里那些小演员们的表现。台词儿说不清楚。前后鼻音不分。找个北京孩子给配配音不成吗?
许晴的北京话也差点儿意思。让人出戏。
张涵予老师能不能别老憋着嗓子说话?求求您了。

龙套演员里挺多亮点。气壳儿老师什么的。

11.
就想起这么多。就说这么多。

可能需要补充一句的是:票是自己买的,花了38,写这篇东西也没人给我钱。
真是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