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月
16
东东枪 | 发表于2007年05月16日 1:28 | 归类于【默认分类】

东东枪 说:

嗯 我开会去了 回头聊 

小玄子 说: 

我下班了,8 

东东枪 说:

……

05月
15
东东枪 | 发表于2007年05月15日 21:03 | 归类于【默认分类】

俺手痒,刚才鼓捣出来的。纯属自己做着玩儿,瞎他妈娱乐。

按说也不算飞机稿。谁见过这么粗制滥造的飞机稿啊。

还有一版,没什么区别,也贴上吧。

图个乐儿呗。


05月
15
东东枪 | 发表于2007年05月15日 17:39 | 归类于【默认分类】

1.

昨晚去东方新天地楼下的影院看了《蜘蛛侠3》。

这种大片,都是钱堆出来的,总不会差到哪儿去的。

当然,中国的另说,咱不是还没学会花钱呢么。

2.

看完这电影想起两句基督教里的说法“爱你的敌人”,“神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别人的债”。

继而想到另外一些。然后又想远了一点儿。

以下红色是别人的说法,蓝色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一些东西。

不一定对。大家随便看看。

爱你的敌人。

仇恨是坏的,但爱也绝非万能。

兼爱等于无爱无恨,世人皆兼爱,则天下尽是糊涂蛋。

我愿世人爱憎分明。

神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别人的债。

即便无人免我们的债,我们对别人的债,该免的还是要免。

我们的宽容与爱,当出自本心,与一切外物无关。

爱人如爱己。

爱人如爱己,难免以己度人,继而越俎代庖。

君之甘饴,人之毒药。

且,爱己并非标准,如果一人乐于自虐,又当如何? 

真爱人的,便不爱己,也该爱人。无私,此之谓也。

当然,标准高,没几个能做到的。

但没关系,前人给指出道儿来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足够了。

信而受洗的,必得永生。

我既有罪,当速朽,不求永生。

〈断魂枪〉里沙子龙说“不传”,真明白人也。

纵有永生,若果爱人,何必“信”,而又何必“受洗”?

大德何拘俗礼?

耶稣复活的真实性是信仰神的基础。

耶稣复活,则是神迹,则耶稣必是神的长子,则信仰可靠。

耶稣未复活,则是凡人,则神不存在,则信仰彻底颠覆。

这叫“势利”。

哪怕耶稣不曾复活,甚至哪怕耶稣临终时坦言“我本凡人,神的长子之说皆是假托”,而仍愿认罪、愿宽容、愿爱,愿照耶稣指出的路生活的,这叫真信仰。

3.

佛似乎不一样。

佛是人,是从世间苦、从大拧把中走出来的人,是苦苦思索探求世界真相的人,了悟成佛。

佛是智慧,不是造物主,是人所能达到的智慧。

昨天说读《我的千岁寒》,其中的惠能似乎便是这样的人。

不求度人度己,不求永生。

借用我朋友老韩的话说,“什么也不为”的人是最伟大的。

不为荣耀谁,不为永生。

只因我要、且我应如此,便如此,也就哦了。

4.

最近上下班路上一直在听俩美国乡村歌手。

一个叫Miranda Lambert,一个叫Gretchen Wilson.

都是熟女范儿的大老娘们儿嗓儿,听着极给劲。

俺手机铃声也被换成了下边这首——

What in the World

Miranda Lambert

what in the world is happening to me

I’ve already tried to shake your memory

I don’t know why it is I can’t get over you

cus’ honey you ain’t worth this pain I’m going through

you told me that your love would heal my broken heart

so I let you in my world and you tore it all apart

what in the world is happening to me

I’ve already tried to shake your memory

I dont know why it is I cant get over you

cus’ honey you ain’t worth this pain I’m going through

I should have known you weren’t the kind to ever settle down

always leaving me alone while you did your runnin ’round

oh tell me what in the world did you do to me

I’m sick and tired of trying to shake your memory

I don’t know why it is I can’t get over you

cus’ honey you aint worth this pain I’m going through

一个常年不听外国歌儿的土鳖,好不容易开始听点外国音yao,听的还都是农村小调儿。

我对自己很失望。

05月
14
东东枪 | 发表于2007年05月14日 17:56 | 归类于【默认分类】

1.

昨日下午去地坛玩儿,到了门口才知道有书市。

溜达了一小会儿,买书几小本儿。

其中有两本旧书——

一本1958年中国曲艺研究会主编作家出版社出版的《相声垫话选集》。

一本破旧不堪还缺了4个页码的相声改进小组编印的《新相声》。

第二本回家之后才发现是第一期。

其中收录侯宝林《婚姻与迷信》、孙玉奎《二房东》、孙玉奎席香远《原子弹数来宝》三篇相声文本。 

书后附有广告:相声改进小组相声大会 专应机关团体晚会 请电二局〇七六八

发现了一套《金圣叹评点才子全集》,四卷精装本盒装。

有些贵,而且看篇幅隐约觉得似乎收录的并不全。没买。

2.

看完了《我的千岁寒》。

不是全书,就是这一篇。 

真好。

数次泪欲出。

3.

看了《图雅的婚事》。

看完想,其实可以同时套拍两部电影,就这一个故事,一个从图雅的角度说,一个从巴特尔的角度说。

巴特尔的那一部,可能要比图雅这部更好看些。 

看了一些二人转。周云鹏的、魏三的。

五一假期在《忽悠姐妹花》里看到一段周云鹏的说口。与别人的大不相同。

网上找到的他的视频,却还是跟别人大同小异的东西。

看了一部关于一个美国AV女星的纪录片。《The Girl Next Door》 (一脱成名)。

起因是和一个同事聊起前些天看了一部A片后头附带的半个多小时拍摄花絮,同事便给我拿来了这个。

空。

不管花絮还是纪录片,最后都是空。

4.

还看了十来集《地下交通站》。

用这样的题材做情景喜剧,本身就是个挺有意思的主意。

但出来的东西一般。剧本、表演都是。

幸亏还有好几个配角儿演员都很给劲。

当然,赵铁人老师要是再撒点欢儿就更好了。

5.

一直觉得赵铁人有点像老电影演员田烈。

我只在《电影传奇》里见过几个田烈的表演片断,但印象很深。

6. 

抄书两段:

江上有船家回头唱戏: 

若见大地奔走,生死重蹈,

佛国净土或为铜岛;

花在暗夜开,

龙宫不挂龙袍,

树俨然成墙,

路断为街道;

家已了无痕印,

你在空中领跑,

银河胜景昏昏往事都在流转、颠倒,

一幕开一幕,

只是心思状告;

你就该知道既无地方可去,

也无神灵可以投靠。

——《我的千岁寒》P49

和尚们的男声合唱:

若把我认作那金漆的笑脸,

呼喊着我的名字跪下来求我,

你们就是在走邪路,

永远见不到我。

——《我的千岁寒》P63

05月
12
东东枪 | 发表于2007年05月12日 18:41 | 归类于【默认分类】

读完了《逝去的武林》。 

是前天收到的书。网上订的。

很好看。推荐。 

以前只听蒋爷提起来过一些关于练内家拳的事情。

我基本不懂。但并不影响阅读时的乐趣。 

那些篇目的标题尤其动人。

几千字平实叙述之后突然读到一句“总为从前做诗苦”,滋味大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