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月
26
东东枪 | 发表于2016年01月26日 2:26 | 归类于【空渺渺入诗句似长似短】

 

1.
“死”这个字是黑色的

你用什么颜色写它
它都是黑色的

你用什么颜色写它
它都比其它字更黑一点

 

2.
它总是黑色的 总是拉长了脸
它总是带着哭腔

它说它也是没有办法
说着说着 就又哭了起来

你说它讨厌不讨厌
它凭什么哭

 

3.
你也不喜欢它 对吧
你并不盼望 也并不好奇 对吧

那你是怎么回事?
那你是怎么搞得?

是不是跟玩滑梯一样
你还没想下去呢
可也不知怎么了 一不小心 哎哟

就滑下去了

 

4.
我看见你坐在滑梯下笑呢
你笑着说 哎呀 没注意

没注意你就再来一次呗 我还想呢
没注意你就再来一次呗 我还冲你喊呢

是我错了
我忘了 这架滑梯不一样

这架黑漆漆的滑梯
叫死亡

 

5.
我得批评你

你那么好看
怎么会愿意笑在遗像上?

 

6.
你是不知道
现在的遗像啊 都做得劣质

我这些年见过几次
遗像 别人的

最近跟你不常见
没跟你讲

 

7.
怪我

早跟你讲了就好了
早告诉你就对了

怪我怪我怪我

 

8.
太折磨人了
一定是这病太折磨人了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
我们都知道 我们都
理解你

很抱歉啊

这些毫无用处的理解
是我们唯一拿得出手的礼物

 

9.
或者说

这些毫无用处的理解
是我们唯一舍得拿出来的礼物

灯火通明的我们听到你的脚步声近了就互相催促着
吹熄了灯

我们都寒酸
并因这寒酸而惭愧
我们劝自己说这可以原谅

你一定知道我们的幸福也都
捉襟见肘

 

10.
我没见过你的遗像
我只听说你擅自死了的消息

这个消息来得非常草率
一点都不像你

我们都很生气
你一定也很生气

这不怨你 是死亡来得太过草率
这越想越让人气愤

毕竟 连火车票都要提前60天买

 

11.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悲痛
或表达悲痛
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人们表达悲痛

我猜你不喜欢
我猜你连让人们知道你死了都不喜欢
我猜你连让自己知道自己死了都不喜欢

所以
我没告诉他们你已擅自死了的消息

如果可以
我希望连你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消息

 

12.
不久前我还以为你还躺在那里
躺在那个窗外有好几棵枯树的401号病房

你可能是睡着
但只是因为重感冒 或是上火

没人听见你
那是因为你这几天胃口不好没什么力气
没人看见你
那是因为你太瘦了

反正你还没被盖上白布单送走
你隔壁病床的老太太还没有因此叹气或冷笑
医生还没把文件夹装进身后的玻璃书柜
你妈妈还没独自坐上火车返回下着雪的家乡去

 

13.
你不知道吧
你的家乡最近很冷

或者说
大家的家乡最近都很冷
包括你的

确实是冷

你的妈妈一个人坐在会把她带回家乡的那趟列车上
一个人坐在跟所有人家的卧室一样冰冷的你家卧室里

眼泪流不出来

 

14.
你下载的电影还没看完 你就死了
你要见的朋友还没见完 你就死了
你跟你妈说治好了病就找个男朋友 还没找 你就死了

唉 你说你这个人 怎么说话不算话
你的药还没吃完 你就死了

 

15.
就像一开始说的那样——
“死”这个字是黑色的

你用什么颜色写它
它都是黑色的

你用什么颜色写它
它都比其它字更黑一点

这件事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

 

16.
我猜
你也后悔了吧

唉 不信邪真是不行啊——
“死”这个字就是黑色的

事实证明

一个像你这么美好的人写它
它也是黑色的

 

——东东枪
2016年1月26日 凌晨

05月
08
东东枪 | 发表于2012年05月08日 17:03 | 归类于【空渺渺入诗句似长似短】

《不存在的老张》
作者:东东枪

老张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他生在一个不存在的时代,
活在一个不存在的地方。

他买过一套不存在的房子,
爱过一个不存在的女人,
和她生过一个不存在的男孩,
度过了几年不存在的时光。

当一些不存在的孤独来袭,
他会用一台不存在的电脑,
打开一个不存在的网页,
读完一则不存在的消息或文章。

他喜欢喝一种不存在的酒,
只有一家不存在的酒馆有售。
他常去那里,与一些不存在的人,
谈论一些不存在的话题。

在一些不存在的时刻,
他会写一首不存在的诗。
写的是一些不存在的悲伤。

08月
14
东东枪 | 发表于2011年08月14日 16:12 | 归类于【空渺渺入诗句似长似短】

枪:
给盆友写的歌词。可能还会有修改。
歌名这三个字,单摆浮搁在上头,怎么看怎么像是从佛经里抄下来的哈?

《什么难》
词:东东枪

若吃下三千份菠萝饭就可以不孤单
小姐 我要点餐

若变成李四或张三就可以不孤单
Action 这就开演

若整晚听旧情歌就可以不孤单
那就 单曲循环

若买下钻石与名包就可以不孤单
好吧 开始赚钱

若黎明跳落下高崖就可以不孤单
放心 一切照办

若到世界尽头哭泣就可以不孤单
何时是 最早航班?

如果这样就不孤单 这有什么难?
如果这样就可遇见 这有什么难?
嘿 这有什么难?
这有什么难?

若百米跑出八秒七三就可以不孤单
失陪 我去锻炼

若雷雨天去放风筝就可以不孤单
我已 买够长线

若只身登上月球插旗就可以不孤单
找朋友 去造火箭

若抱香蕉或榴莲睡就可以不孤单
我早在 水果店

若得到诺贝尔奖金就可以不孤单
今晚起 从头钻研

若俯首皈依做了断就可以不孤单
此生 全可奉献

如果这样就不孤单 这有什么难?
如果这样就可遇见 这有什么难?
嘿 这有什么难?
唉 这有什么难?

如果就不必再怨 不必再叹 不必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可怜
还有什么不敢 还要什么尊严
这有什么难?


若率众游行发动骚乱就可以不孤单
不如 就约明天?

这几个月陆陆续续写了一些歌词玩儿。风格以各种庸俗为主。
大多是零碎的片段,不怎么成形,反正一块堆儿都发给了朋友小红。

她挑了一些,给配上了旋律,又找树子老师编曲弹琴,大概搞了出来。
不过也都还没彻底完成,具体表现在——据她说,目前每首都没弄全,而且她自己每次唱的时候旋律节奏还都不一样。

以下这是7月11日那天我录下来的即兴乱唱版。歌词稍有调整。结尾的部分尤其即兴——实话说,基本上是唱乱了。
反正,好听不好听的,凑合着听个意思吧。

《战》
(demo 20100711版)

词:东东枪
曲:小红
琴:树子
唱:小红
录:陆小疯&东东枪

壁垒森森其实从不曾设防
心知肚明那声势只是虚张
纵然是冷若冰霜 纵然是远隔重洋
互相攻破还不是易如反掌

你我是互为奸细两员战将
匹马单枪对决在爱欲杀场
怎样艺高人胆大 如何擒贼先擒王
互知底细却偏又故作慌张

刀对刀 枪对枪 招式做戏般来往
怎样杀 怎样挡 假作陌生人模样

乾坤圈 翻天印 法术何必太高强
护心甲 绊马索 是谁赚得满身伤

兵卒层层一个个高呼鼓掌
将士万千谁又明了我心肠
战死马下不言降 天经地义的倔强
命中写满道道跋扈的血光

何人命你我饰演对战双方
上一章还是满纸缱绻柔肠
偏偏入戏那样深 偏偏越战越顽强
职责所在要杀到敌手命丧

怎样攻 怎样守 兵法如废纸一张
冤有头 债有主 卦上说两败俱伤

撒手锏 快出招 不如让结局登场
爱徒劳 恨徒劳 大将难免阵头亡

04月
23
东东枪 | 发表于2010年04月23日 14:10 | 归类于【空渺渺入诗句似长似短】

看见不知来处的黑暗
看见不知去处的光

看见花纹绕满言语 藤条植入心扉
看见巨浪排沓而来
看见你怀中蓝色的明月
以及清风
 
看见我们都还记得的那场梦
穿红衣服的女孩慢慢走来
长长的楼道里响着谁的心跳
一切都不可 告人
 
看见你轻轻迈步便腾空而起。
看见我的声音
飘浮在半空像一束云彩
看见一只墨绿色的猫在笑
 
看见机械如花朵般蜷曲
看见时间像广场一样平坦
看见泪水佯装坠落
看见声音不知嘶哑

看见欢愉 看见沉默
看见你生于夜晚
看见我死于辽阔

枪:
刚才在电脑里发现这么几行,不知道什么时候写的了,大约是去年或前年吧。
咱也不知道写的介都是嘛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