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月
17
东东枪 | 发表于2012年04月17日 14:30 | 归类于【仓惶惶闻此声怎不断肠】


京韵大鼓《活捉三郎》
演唱:杨凤杰
2012年4月14日北京青蓝剧场演出实况

赵大能耐录的。没带三脚架,机器重,且还得不时手动调焦,所以有些地方会抖。
但还能看。精彩的地方都没耽误。
陆小疯给收了一轨声音,加上去了。

那天这一曲唱完后,水绿如蓝老师说:你看现在这状态,比前几年咱们在广德楼看的那次又好了。
确实有同感。
水老师还说,其实赵桐光生前已经和杨凤杰商量好要拆唱一回《闹江州》的。
听不着了。

本来想每句都加上字幕。不行,工作量太大了。弄不过来了。
下边的唱词是网上搜到的。有错字。改了几个,应该还有很多。凑合看。

京韵大鼓《活捉三郎》

天堂地狱两般虚
要论人的行为是非曲直
凡事离不开因果二字
就便是讲今比古说书唱戏
也无非是惩诫人心分别善恶
可莫要您信以为实

早年间在梨园中排演过一出戏
是平板的那个二黄后半出是西皮
起名儿《乌龙院》是水浒中的一段故事
其中的报应循环甚出奇
有一人姓宋名江绰号叫及时雨
他在那山东郓城县的科房理民词
结交下个情人阎氏女
真称得起羞花闭月似落雁沉鱼
他们二人时常的来往(啊)别提够多么亲密
阎雪姣喜新厌故可不守她的规矩
水性杨花有了外遇
结交下三郎文远是宋江的徒弟
因此上那巷论街谈窃窃私语
咳,此事又被那宋江知
这一天宋三爷偶然间到乌龙院中去
因抬杠气恼匆匆把反书失
婆惜下床忙捡起
故意得她借书挟制要把宋江逼
只吓得三爷魂不附体
上得楼去反倒好言好语的央婆惜
可哪知道哇,婆惜要害三爷的命
怒恼了英雄顿起杀机
光闪闪裁纸的刀高举起
恶狠狠对准婆惜只听噗哧哧
呀,连连数刀当时就毕气
好宋江挺身到案去打官司
我且不言宋江到了官如何的处置
再表那婆惜的这个阴魂就把身离

恍忽忽玉碎珠沉辞了阳世
荡悠悠形容飘渺莲步儿难移
凄凉凉丧荡孤魂我的身无倚
密匝匝满天星斗杜鹃啼
黑暗暗往前行辨不出有多么远的地
渺茫茫见一座大庙在路西
小佳人的阴魂滴溜溜地刮了进去
见殿上金碧辉煌甚威仪
迎面匾额有八个大字
仁圣大帝东岳天齐
金鼎炉,香烟起
玉盘罗列四神盂
在两旁小鬼狰狞令人都可惧
真是冷森森刀枪锤棒等等不一
他们一个个怪眼圆睁面分青蓝紫绿
有判官手捧着人间的那个生死簿不差那半毫厘

小佳人的阴魂跪在了流平地
口尊圣帝奴我死得屈
这才惊动了案上的尊神观仔细
啊,见殿阶下跪伏着一个女花枝
忙问到你家住何方哪里人氏
姓字名谁因为什么死的屈
小佳人把被杀的情由说了几句
唉呀呀,霎时间怒恼案上的神祗
命判官你查一查张三郎该当多咱死
判官说查他的阳寿到今日今时
忙遣殿下当方土地
你领他前去莫迟疑
土地领命朝外去
这个婆惜的阴魂在后边跟着呀
这才来到了张三郎门前将身站立
有土地回禀报了门神这才放进去了婆惜
我且不言小佳人的阴魂在那院中避
再把那三郎文远提一提

张三郎白天在衙门中听说婆惜死
疼得他是顿足捶胸短叹长嘘
想当初我二人在乌龙院我们朝云暮雨
红罗帐内鸾凤交栖
好难舍的小模样儿如花似玉
好难舍体态娇柔弱不胜衣
好难舍的小蛮杨柳腰儿细
好难舍窄小的金莲才二寸七
实指望地久天长恩情到底
不料想水流花谢中道分离
张三郎他叨叨念念又悲又是气
他一心要与婆惜报怨屈
霎时间斗转星移花影儿满地
万籁无声三更鼓儿提

静悄悄万种寂聊虫声四壁
明亮亮那皓月当空映太虚
冷嗖嗖阵阵的凉风吹透了体
一桩桩见那眼前的怪事甚稀奇
噗噗噗,顶上的灰尘落满了地
这不叮当当,见那茶钟儿乱撞响声急
叭嗒嗒,庭院中似有那砖瓦掷
这不阴惨惨,见那银灯儿半暗令人疑
唰啦啦,墙上的字画飘然起
这不滴溜溜,见那桌凳儿无有人它自转移
影绰绰,冥冥似有悲声泣
这不咕噜噜,见那盆花乱撞任东西
咯噔噔噔噔噔牙关紧打浑身颤栗
噫,好叫我神思乱我的汗淋漓
心害怕,毛发立
又一想,哎,我读圣书知礼仪
什么怪力乱神子不语
我本是堂堂的一个大丈夫难道我还怕鬼迷

张三郎他咳嗽一声沉了沉气
我又听得那燕语莺声哽咽悲啼
抽抽嗒嗒我把三郎唤了几句
你害得奴家我呀好不惨凄
三郎说你是何物来至此
莫非说你是魑魅魍魉你敢把我来欺
婆惜说,吆,明知故问岂有此理
难道说你忘了当初咱们二人好夫妻
奴本是阎氏雪姣甘为情死
我被宋江用刀杀害血溅香躯
因此上我的孤魂飘飘无倚
特地的找你来呀咱们二人会佳期
三郎说,哎,本是我的师父他杀害了你
为什么找我来呀你不饶又不依
婆惜说,哟,若非跟你有私弊
焉能够小命儿死得惨凄
埋怨三郎你太无意
撇得奴家我们孤单单冷凄凄软怯怯瘦腰枝茶不想来饭也不思
又被你的师父查出了形迹,刀对我的胸膛将我刺
因此小命儿化为泥
三郎说,啊,净听见说话我为什么瞧不见你
又听得孤魂阵阵笑嘻嘻
猛烈之间现出了形迹
在那灯影下站着一个美西施
只见他黑沉沉的乌云巧挽盘龙髻
端正正鬓边孩儿发一般齐
弯生生两道柳眉细
水灵灵杏核儿眼衬通官鼻
一点点樱桃口内含碎玉
黄澄澄满头插戴金珠首饰
颤巍巍鬓边斜扦晚香玉
鲜灵灵的身穿一件藕荷衣
风飘飘百褶罗裙压拱璧
小可可凤雉弓鞋镶钻石
真果是别样的风流亭亭立
这个张三郎啊不顾得害怕又勾起他的旧相思
婆惜说,咳,三朗啊,你看奴家我们非是妖异吧
来来来随我一同到阴祠
三郎摆手我可不去
霎时间面无人色心又发迷
婆惜一见有了气
赶上前去饿虎扑食
三郎抽身忙躲避
婆惜越发赶得急
他二人围着桌子来回挤
张三郎噗嗵一跤摔倒在地埃墀
这婆惜裙带解下来她愣往脖儿上系
张三郎呕的一声小命归了西
霎时间两阵旋风腾空起
好可叹撇下了年迈的二老爹娘美貌娇妻
这就是活捉三郎我不过是个比喻
那露水的夫妻莫情痴
福善祸淫君须记
莫叫那欲海情天这四个字就把人迷

08月
23
东东枪 | 发表于2011年08月23日 1:07 | 归类于【仓惶惶闻此声怎不断肠】

十几天前我曾在网上说,我会去读一首诗。
其时,是《博客天下》杂志定在8月13日举办一场主题为“恸车诗抄”的朗诵会。让我去读的。
但后来就没有读成。因为那场朗诵会未能举办。

今天是8月23日。我还是把我说要去读的那首诗给读了。录音就在下边。
所读的诗选自《博客天下》杂志2011年第16期的“恸车诗抄”专题。题目叫《世界上》,作者为诗人小引。

需要说明的是,读完之后才发现这首诗与作者在网上公布的略有出入,但由于该刊上注明该专题的特约编辑即为小引本人,所以,这些改动想必是作者允许的。故,以下附上的文本,也以该刊物刊出的为准。
原始版本可以在作者博客看到,页面地址为 http://www.17u.com/blog/article/764852.html 。

《世界上》
作者:小引

1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
世界上只有一种中国人
黄脸,黄手,黄屁股
死球就死球了
像这个下午突然刮起的风
吹过来是吹
吹过去,一样是吹

2

我不确定火车是怎么追上火车的
这有点像我小时候
对一道数学题的疑惑
那是多么苦恼的一道题目啊
两列火车从A地先后开出
请问:A火车在几小时后
追上B火车
这题目我做了很多年
一直没有答案

3

同时我不会做的,还有一道植树题
老师说,这也是人生中
一道重要的题
设,在96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上
每排捐款箱的行距30公里
箱距20公里
问,这个国家共安放了多少红十字?

4

昨天下午,奥斯陆西北
海水和天空一样的蓝
杀手说,有信仰之一人
能敌十万利欲之徒
美丽的小岛
冰冷的枪声

5

我反对恐怖主义和暴力袭击
正如我反对炎热的夏天
停水停电
此刻,午后的蝉鸣
盖过火车的轰鸣
此刻,温州桥下的大坑如何掩盖的了
死难者的眼泪

6

万一里面还有人呢
怎么能埋在这里
谁知道啊
他说没人就没人
世界辽阔
草民如灰
轰隆的火车开进电视
车头开出去了
车尾还没开进来

7

你们这些腐败分子
你们坐在空调车中告诉人民
高铁是安全的
你们刚刚起床就撒谎
你们睡着了其实也在撒谎
帮闲者们居然也可以蒙着脸皮说
我很心痛,我很心痛
你们死了啊我很心痛
我不日回京,我一定要去坐高铁

8

后到的火车
被先走到的车追尾了
旷野中的火车啊
朝前开着
像两列真正的火车

9

拖尼熊说
这是多么悲伤的事情
你的实名制车票
不过是为了确认你的死难者身份

10

世界上有许多事情
世界上有许多不可能的事情
世界上
有许多不可能的事情
被你们变成了可能

11

沉痛哀悼那些死在这个国度中的人民
沉痛哀悼那些即将死在这个国度中的人民
这个下午阳光灿烂
山河壮丽
不值一提

08月
15
东东枪 | 发表于2011年08月15日 20:01 | 归类于【仓惶惶闻此声怎不断肠】

《什么难》(趁热版)
收听地址: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5SAtoorW_o4/
词:东东枪
曲/唱:红料
琴:树子

若吃下三千份菠萝饭就可以不孤单
小姐 我要点餐

若变成李四或张三就可以不孤单
Action 这就开演

若整晚听旧情歌就可以不孤单
那就 单曲循环

若买下钻石与名包就可以不孤单
好吧 开始赚钱

若黎明跳落下高崖就可以不孤单
放心 一切照办

若到世界尽头哭泣就可以不孤单
何时是 最早航班?

如果这样就不孤单 这有什么难
如果这样就可遇见 这有什么难
这有什么难 这有什么难

若百米跑出八秒七三就可以不孤单
失陪 我去锻炼

若雷雨天去放风筝就可以不孤单
我已 买够长线

若只身登上月球插旗就可以不孤单
找朋友 去造火箭

若抱香蕉或榴莲睡就可以不孤单
我早在 水果店

若得到诺贝尔奖金就可以不孤单
今晚起 从头钻研

若俯首皈依做了断就可以不孤单
此生 全可奉献

如果这样就不孤单 这有什么难
如果这样就可遇见 这有什么难
这有什么难 这有什么难
还有什么不敢
还要什么尊严

若率众游行发动骚乱就可以不孤单
不如 就约明天?

08月
10
东东枪 | 发表于2011年08月10日 12:55 | 归类于【仓惶惶闻此声怎不断肠】

京韵大鼓《乌龙院》
演唱:林红玉
(录音由云板丝弦提供,文本由双垂泪根据录音整理,东东枪略有修订)

大宋朝道君天子驾坐汴梁,四外里刀兵滚滚不得安康。
南有方腊北田虎兵强马壮,在淮西省反了个公子王庆,这不东有座梁山岗。【甩板】

(有个太御洪信龙虎山拜求张天师他就把这个群魔放,放走了地煞天罡各占一方。)
言不着梁山上的后来一百单着八将,记回来呀我再表一表那位晁天王。
这一日晁盖驾坐在前厅上,对众有语说个衷肠。
说想当初咱们弟兄黄泥岗怒劫过生辰纲,救命的恩人多亏了宋江。
若不亏宋三爷给咱们送上一个信,诶,也难免你我的祸一场。
常言道啊受人家点水之恩答报涌泉一个样,我何不去请请三爷上山来为王。
哪一位贤弟替某辛苦一趟,一到郓城请宋江。
我言还未尽说小弟我愿往,瞧了瞧来了一个赤发鬼小刘唐。【甩板】

晁盖一行说修了一封书信,小刘唐接过书字离了这座山岗。
迈开两条飞毛腿,金沙滩把他渡过河走慌忙。
一路上晓行夜宿饥餐渴饮这些话不必细讲,这一日远远的望见了郓城的关厢。
随同众人就把这个城来进,诶,多么凑巧这对面来了公明宋江。
小刘唐走上前来问声三哥倒好哇,宋三爷忙回答说贤弟你可安康。
你不在高山上把哥侍奉,来到我们郓城为哪桩?
刘唐就说我在高山上奉晁大哥的命,聘请我的三哥上山去为王。
好宋江捂住了刘唐的口,哎呀傻兄弟说话你怎么那么太莽撞。
若被官人他们听了去,也难免你我的祸一场。
此处不是你我讲话的所在,来来来随我一到酒楼堂。
他们哥儿俩一行说着话把德胜酒馆进,这不落下了座,推杯换盏饮酒浆。
酒过三巡菜过五,小刘唐取出来书信一张。
宋三爷接过来呀没有敢观看,急忙就往那招文袋里藏。
筵席已毕不用说宋三爷候的饭帐,出了酒馆打发刘唐回转了山岗。
宋三爷信步闲游行走在大街上,哎他听了听两旁的那些人等啊是说短道长。【甩板】

这个就说宋三爷本是一位好朋友,那个就说这叫什么话呢,要讲究人物字号是属着人家一个人儿强。
这个就说宋三爷待婆惜十个头儿的好,那个就说你拉倒了吧,婆惜这个丫头待三爷可丧尽天良。
结交旁人还罢了,嘿,大不当结交他的徒弟叫张三郎。
闻听说张文远是宋江的贴写,他们爷俩争斗这个理儿可大不当。
那个就说你还不知道呢,这就叫馄饨挑子一头儿热,如若不信你去摸去吧,准是这一头儿烫手是那一头儿冰凉。
宋三爷听见假装没有听见,不由得辗转暗忖量。
暗说道果然是张文远做出此事,到明天我也找着了他,抽了筋剜了眼呐我是给他一个大开膛。 【甩板】

又一想大丈夫难免那妻淫子不孝,唉,我何不丢开这一桩。
思念念正从乌龙院的门前过,多么凑巧,正赶上老阎婆子站在了门旁。
哟,我的三爷呀!那不三爷吗?这两天老没来了您呢又往何处去逛,又为什么老不到我们楼堂。
我们姑娘茶里思来饭里又把您想,宋三爷明知这就是灌迷汤。
无精打彩他把楼上,啊,瞧见了婆惜躺在牙床。
宋三爷上了楼来挨着床落下了座,再说婆惜梦入黄梁。
梦见了别人还在罢了,绝不该梦见了张三郎。
(哟我的三哥哥呀,我的三哥哥,三哥哥上床吧来上床吧,咱们二人定计害死宋江。
这个婆惜她在梦中说话哪里知道,您看她这不絮叨叨的三哥哥短来三哥哥长。)
醒来时床沿下扑了一把,睁杏眼瞧了瞧,呦,不是我们张文远原来是宋江,嘿,倒不叫我恨得慌。【甩板】

【上板】阎婆惜嘴里不言语她心里直说丧,一转身形脸又冲墙。
在一旁怒恼及时雨,骂丫头大不当。
哦,怪不得方才我在大街上听见他们言讲,哈哈,果然你这丫头跟我丧尽天良。
未曾那丧良心你想上这么一想,想想三爷待你们好心肠。
想当初你们母女不在郓城住,逃荒来到我们西关厢。
你的爹大街卖过甜水,你娘挎过缝穷筐。
也是你爹遭了不幸,怎么一场大病见了阎王。
你们母女没钱买棺椁,跪在大街把善人央。
央了三天并三夜,并没有一个人儿把你们帮。
小唐牛儿禀告我知道,又来了我这冤大脑袋名字我叫宋江。
帮你们母女银十两,才把你爹死尸装。
你娘一想无恩答报,才将你贱婢丫头许配我宋江,诶,身旁作二房。
虽然是个外家我与你夫妻一个样,我为你费尽了多少好心肠。
我为你盖下对过儿德胜馆儿,我为你修的这座乌龙堂。
我为你父母跟前落了一个不孝,我为你从小的夫妻我不能够去同床。
我为你得罪许多好朋友,丫头啊,我为你衙门的差事我都见天不能当。
宋三爷兜着根子说了一遍,这个婆惜真恼了翻身坐在床。
哟,我的三爷呀,您别介呀,怎么一张口儿就是你的一片的理儿,奴家也有好心肠。
奴家为你一更不来呀等你二鼓,二鼓不来等你三梆。
好容易盼到三爷您来到,咱们手拉手儿上了楼堂。
我们又是弹我们又是唱,哪天不陪五更梆啊?
你思一思,你想一想吧,十两银子碍何妨。
有志气打今儿个你不会不上我的乌龙院吗?你东我西两分张。
三爷闻听,好好好,男儿无志寸铁无钢。
一抖袍袖把楼下,可不好了,招文袋掉在了楼地板上。
婆惜下床忙捡起,里面倒有书信一张。
拆开封皮留神看,巧不巧这个丫头认识字两行。
上写晁盖顿首拜,聘请三爷上山去为王。
婆惜看罢了咬着牙的恨,暗骂声该杀的该剐的贼宋江。
盘古至今从头论,哟,哪有你这种柳木儿脑袋愣要做皇上。
到明天手拿着书信将他告,我准保告宋江那么举家大小嘎呗儿见阎王,我好嫁张三郎啊,怎么那么更利凉。
婆惜看罢折叠起,翻过身来把书信藏。
宋三爷下得楼来摸了一把,呀,不见了招文袋是吓得脸色黄。
噔噔噔二番又把北楼上,和颜悦色尊姑娘。
啊,娘子啊,你可曾见了某的招文袋,那里边有我要紧的公文一张。
婆惜说,哟,什么就叫招文袋呀,那个我可没见,我告诉你说吧,我瞧见了梁山上反书一张。
三爷说诶,丫头,你可别嚷,那里面有一锭黄金谢娇娘。
婆惜说宋三儿呀,你要要嘚儿反书信,大事应我整三桩。
三爷说只要你给了某的招文袋,十宗八件我应当。
婆惜说头一件哪,我叫你搬出水浒郓城县,不奔阳谷奔寿章。
二一件,要你对过儿德胜馆儿,许我改嫁张三郎。
三一件,三爷置酒席在我的北楼上,约请你的朋友一大帮。
你在我面前下一跪吧,你还得亲亲热热颤颤哆嗦儿你叫我三声娘。
三爷闻听冲冲怒,骂丫头大不当。
靴筒之中摸了一把,拔出来裁纸的刀子明晃晃。
往上一举高断喝:呔,叫丫头,听个衷肠。
给了某的招文袋我饶了你的命,如不然我叫你小命儿见阎王。
您呐看婆惜她生来胆子大:宋三儿呀,听个衷肠。
你杀了我,你剐了我,不杀不剐是算你窝囊。
盘古至今从头论,哈哈,好大的胆子你敢杀你的娘。
三爷羞刀懒入鞘,我杀了丫头碍何妨。
往下一落只听噗哧哧的响 ,真是血迹崩流溅满楼堂。
宋三爷怒杀了阎氏女,火焚书信遘奔了柴家庄,投奔那位小梁王。

08月
02
东东枪 | 发表于2011年08月02日 15:13 | 归类于【仓惶惶闻此声怎不断肠】

《我要做一个写童话的人》
词:东东枪
曲/唱:红料
琴:苗苗
录:东辉

我会写一个不会笑的鼓手,
写一个修烟囱的人有着长长的胳膊。
写一个月光下捧着金色鱼缸的王子,
或是年迈的国王,醉死在皇宫的花园。

我会写一条叫许志国的胖蚯蚓,
或是住在华丽大厦B1的蟑螂一家。
我会写修车的李二伯长出了青铜指甲,
或是隔壁的邱阿姨清早醒来,发现皱纹里开满鲜花。

我要做一个写童话的人。
也许明天。也许今晚。
可能要等我老了。
可能会在我死后。

我将写出美好的故事给你们,
你们要以忘记我来作交换的代价。

(枪:词写于2007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