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04
东东枪 | 发表于2011年11月04日 15:00 | 归类于【散淡淡荒芜了几亩春光】

2010年11月4日我在这里说我要开始学弹吉他。当时我还说2011年11月4日要在这里跟大家汇报我的成果。
今天就是2011年11月4日了,我来汇报一下——

2010年11月4日当天订购了一把吉他,数日后收到。2010年11月12日开始上吉他课,之后数周内共上了约三、四次课,每次约一小时。开始时坚持每天至少半小时练习挠琴,后来日均练习时间有所增加,这样的状况持续了约三四个月。后半年投入的时间减少了,未能坚持每天练习,去上过另一老师的两三次课。不定期的练习并未中断,但由于没有坚持上课,所以一直处在停滞阶段,没什么长进。

总而言之:经过整整一年漫不经心的学习和练习,我的吉他演奏水平仍停滞在狗挠门的状态。能掌握一些简单和弦的按法和个别基本节奏型的弹法,对于大部分吉他技巧仍未入门。
本想录一段音频放上来,好歹算是做个tracking,但实在是不忍卒听,等我再练练再说吧。

最近已经恢复上吉他课,也在逐步加大练习量。
尚未自暴自弃,“天天不练琴,年年狗挠门”的情况不会发生。

2012年11月4日见。

06月
02
东东枪 | 发表于2011年06月02日 15:39 | 归类于【散淡淡荒芜了几亩春光】

“您了这是干横么呢?”这句问话只有一个标准答案。
说相声。

2011年6月3日(星期五),我与朋友们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视听中心说相声。

我会与赵亮、野外的酒鬼、蒋等等出台合说一段《训徒》。
参与演出的还有刘江、国铮等,大都是曾出演舞台剧【六里庄艳俗生活】的演员。

大致节目单如下,供参考——

1、穆林 文丛【恋爱论】
2、于成家 郑爽【口吐莲花】
3、野外的酒鬼 刘江【八大吉祥】
4、褚然 侯濛【揭瓦】
5、刘江 赵亮【造厨】
6、赵亮 国铮 【日本梆子】
7、东东枪 赵亮 野外的酒鬼 蒋等等 【训徒】

业余演出,水平有限,但若有兴趣,欢迎来瞧。
晚19点开演,免票入场,直接去即可。
但座位有限,建议早去。

05月
23
东东枪 | 发表于2011年05月23日 21:43 | 归类于【散淡淡荒芜了几亩春光】

数星期前,去地坛北门附近某馆子吃饭。老板寒暄说:很长时间没看见你啦?我便也客套地答他说,是,最近忙。
不久,便想起一事,问他:今年夏天,门外红墙下还可以摆桌子么?
不行啦,只能坐室内。他随口答道。
——我这才确认,这个夏天,已不会再有红墙旁路灯边树影下夜风中喝扎啤聊闲天儿吃煮花生烤扇贝的快乐。

是的,正如我在饭否等处所说:在我看来,这实在要算是今年夏季首都小脏串儿爱好者们的最大损失。

其实,直到近几日的某刻,那时我正独自在某处徘徊,心头才突然涌出一个声音,那声音问我道,“东枪可曾为那露天烧烤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东枪还是写一点罢……”

我一向以为,上乘夏季烤串儿据点需要符合以下九条:清爽开阔之露天处为宜,憋闷浑浊之室内则不足取;静谧清幽处为宜,尘嚣漫卷则不足取;吃食鲜美处为宜,味如嚼蜡则不足取;品类齐全处为宜,无脆骨扇贝生蚝鱿鱼茄子韭菜尖椒土豆馒头片儿则不足取;供应扎啤处为宜,只卖瓶啤则不足取;位置居中者为宜,远郊城外则不足取;停车便利处为宜,窄小胡同内则不足取;座椅舒服者为宜,木椅折凳则皆不足取;备有大伞者为宜,见雨即收则不足取……

而以上所说地坛北门附近某馆子,即是我近几年依照以上原则发掘出来的异宝奇珍。

只可叹,不过数年光景,就只见各路据点惨遭取缔,众家兄弟流离失所。
纵然还有我长期蹲守的人称“三环路边翡冷翠,西坝河畔小巴黎”的西坝河北里地区数家路边烧烤可充backup,却又分明扎啤掺水过多、烤串儿差强人意、花生毛豆虽偶有惊喜但亦极不稳定……(至于肉筋烤翅大腰子等类,因我平日涉猎不多,不敢妄言,故暂不作评价)。
自然亦有好心各界人士推荐其他据点,但稍作考察即不难看出,大多难以完全符合以上数条原则。路途遥远、环境恶劣、停车不便等,不一而足。

即将到来的这个夏天,因此变得绝望而冰冷。即将到来的那些有着迷人晚风的夏夜里,我不知会在何处孤独煎熬心碎神伤。
试问谁无热血?谁无心肝?每念及此,怎不肠断?每思及此,怎不恻然?

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我实在已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

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05月
11
东东枪 | 发表于2011年05月11日 12:18 | 归类于【散淡淡荒芜了几亩春光】

几天前去新开的Pageone瞧了瞧。在花花绿绿的英文书架旁翻看了大约两个小时,然后买了本儿《人生何处不尴尬》出来。
这几天读了一些,读到第12页时有一个女性角色出场——叫王欥欥。

作为一头正经人,我瞬间领会了这个名字背后的深刻内涵,随后还不禁露出了端庄的微笑。
这路名字也就赖宝这路货能起出来。

这姑娘欠,给这姑娘命名的作者比这姑娘还欠。

然后就是今天收到了一份快递,打开一看,是一本赖宝签名本的《人生何处不尴尬》。
你大爷。早发几天不成啊亲?

扉页上是赖宝老师的赠言:愿东东枪老师枪下永远有东东!

后头的内容还没看,只翻了翻,翻来翻去,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
满本都写着三个字是“力比多”。

唉。
无论我们所处的世界如何贫瘠,这货的心里永远有河流与鲜花。
以及白花花的大姑娘。

05月
03
东东枪 | 发表于2011年05月03日 13:05 | 归类于【散淡淡荒芜了几亩春光】

1.
近期读到的最好的一本书是邹静之老师的《九栋》。
推荐给了几个身边的朋友。读过后大都给出了类似的评价。
上乘文字应如是。

2.
前一段时间因公事在苏州、南京各逗留了两三日。
没得闲到处转转,都是浅尝辄止。

3.
在苏州某条街上遇一评弹馆,进去喝了杯茶。
进门时正唱到夜探潇湘馆。

我跟这一段还真是有缘啊。

4.
去南京时,光想着这座城市跟西祠胡同的渊源,想着自己在西祠胡同转悠的那几年。
临离开时才想起我还曾给这座城市的一家报纸写过五六年专栏。

5.
赵大能耐与赵二黑并未一见如故。

6.
我觉得近来北京停车费大幅上涨还是可以缓解一些交通压力的。
反正前几天我已经又给公交卡里充了100块钱。

7.
去年今日我结束五一假期自家乡返京。其时并不知两三天后又要匆匆赶回。
之后李维娜曾问起为何每次返乡时再不见与她年纪仿佛的小骏哥哥。我无言以对。后来她便也不再问了。

8.
在反复听GALA的《追梦痴子心》专辑。很欢乐,挺喜欢。
是亲爱的鹿希同学给寄来的。感谢。
以前只听过young for you。

里头还有乐队成员给签的字——“To 东东枪:用力活着。用力爱。”
未必能做到。咱活着看。

9.
Not young, 也no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