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19
东东枪 | 发表于2007年11月19日 23:18 | 归类于【虚晃晃说故事哪得周详】

〈复印机朱元璋的故事〉
文/东东枪

2004年5月,即将大学毕业的青年朱元璋找到了工作:到区人事局当复印机。

朱元璋有点儿不甘心——学了四年国际金融,从没想过当复印机去,何况,当复印机听起来确实有些无趣。他试着跟父母交流了一下,结果,他爸一边儿使劲嘬着一块二毛钱一盒儿的特美丽牌香烟,一边儿把他使劲骂了一顿:小王八蛋,我当了三十年防盗门,你妈当了半辈子煤气罐,谁问过我们有趣无趣了?当复印机还他妈无趣,有本事您当奥运火炬去啊?朱元璋的妈妈也在旁边劝:去吧去吧,挺好的工作。然后又跟他爸说:少抽根儿吧,瞧你那门框都黑成什么样儿了……

于是,2004年8月,朱元璋到人事局上班去了。上班的头一天,科长领他在办公室里走了一圈儿,逢人就介绍,说这是新来的小朱,小伙子不错,大学刚毕业,来咱们这儿当复印机。大家听了,就都露出很振奋的神情,还笑着赞叹说,真是年轻有为,真是年轻有为。朱元璋听了当然也很高兴,并且也觉得自己确实很年轻,很有为。

之后,科长把朱元璋领到了办公室的西南角,指着正对着厕所门口的一块地方,和蔼地对他说:小朱啊,以后这就是你工作的地方啦!朱元璋就有些不好意思地趴在那,努力模仿着那些经验丰富的老复印机的姿态,还费劲地翘着脑袋对科长说:科长,我业务还不熟练,您多指导。科长听了更和蔼了,拍着小朱的脑袋说:很好,很好。说完就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爬到了桌子上,做起了他的收音机——科长平时是不做收音机的,但现在科里人手少,就只得兼任一下,负责每天播报中央指示。

从那天起,朱元璋就做起了复印机。也是从那天起,考虑到工作性质,小朱自觉地戒了烟。

到了2005年3月,小朱做了半年多的复印机了。平时他挺忙,不忙的时候能和旁边的打印机和传真机聊聊天。打印机姓赵,传真机姓李,老赵老李来人事局工作都已经八九年了,小朱很尊敬他们,跟他们叫赵老师李老师,他们也就常教给小朱一些诀窍,比如要是印的是局长要看的材料那就给印清楚点儿,要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就省着点墨之类。

他慢慢发现,这工作其实还不错,枯燥了些,却很省心,也稳定。当然,会有一些小问题,比如总是趴在同一个地方,难免有些腰疼,还比如每天复印的那些文件的内容总是无意间就印在了脑子里挥散不去,让他常常失眠,又比如,偶尔会觉得孤单。

孤单时,小朱有自己的办法:唱歌。小朱读书的时候就是学校的十佳歌手,平时也就唱歌这么一个爱好。于是,每当小朱独自加班到深夜时,办公室西南角正对着厕所门口的角落里,就常轻轻传出他的歌声——

我要带你到处去飞翔,
走遍世界各地去观赏。
没有烦恼没有那悲伤,
自由自在身心多开朗……

2005年的5月,有一天,当小朱再唱起这首歌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低低的回应:好听。

小朱吓了一跳,赶紧循声音望去——是不远处新来的饮水机,最近刚从局里的秘书科调来的,叫兰兰。兰兰也是去年毕业的大学生,却自从认识朱元璋时就一口一个“学长”。

到了6月,兰兰就成了朱元璋的女朋友。全科室的人都知道了这事儿,有几个好事的,来复印时就总爱捎着水杯,来打水时也总爱朝着小朱的方向笑几声。科长知道后,还专门跑到他们面前,笑眯眯地说:很好很好。然后又说:不要影响工作哈……

李老师赵老师当然很早就知道了这事。知道了之后,李老师赵老师还趁兰兰小朱都不在旁边时偷偷聊起过他们。李老师问赵老师听说了没有,兰兰是因为跟局长乱搞,才调到咱们科来的。赵老师说,早听说了,是3月的时候被局长的老婆在局长办公室里捉了奸,局长的老婆先把兰兰打了个鼻青脸肿,然后才硬逼着局长把兰兰调离了秘书科。李老师听了,感慨起来,说:哎哟。赵老师就也说:哎哟……

2005年的8月,朱元璋被评为了本市全系统的“优秀复印机”,发了奖状,还有奖金。这奖是科长向上边儿提名的,之前,科长就多次当面表扬他工作不错,还几次说要把小朱的工资往上调一调。李老师赵老师也一起对小朱表示了祝贺,还说这可有我们那些谆谆教导的功劳。小朱笑着说,当然当然,谢谢二位老师。

朱元璋也毕业一年多了,同学们搞了一个聚会,说是聚会,其实也无非是吃饭。饭桌上,大家都争先恐后地抱怨自己的领导如何缺心眼儿工作如何无聊,倒只有朱元璋只是安静地听着,偶尔以微笑应合一下。

聚会后的第二天,朱元璋牵着兰兰的手说,自己越来越觉得毕业时自己的父母说得没错,做复印机实在是很不错了。很多同学毕业后去做了验钞机、移动硬盘之类,当时说起来都很威风,可现在又怎么样呢?自己现在做复印机做得顺手,而且,单位里有器重自己的领导,身边还有了兰兰,不是很好么?身边的兰兰听了,更抓紧了小朱的手,微笑着说:是啊,我也觉得挺好的。

小朱觉得兰兰笑得真好看。

2007年9月,朱元璋和兰兰结婚了。婚礼那天,小朱很高兴,大家也都很高兴。李老师和赵老师提议,让朱元璋唱个歌,同事们都附和。小朱不好意思唱,可是瞧见科长也在台下喊:小朱,唱一个!也就唱了。

唱的还是“我要带你到处去飞翔”,可大家都说听过太多遍了,让他唱首别的。小朱就换了一首,还是老歌——

绿草苍苍,白雾茫茫。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我愿逆流而上,依偎在她身旁。
无奈前有险滩,道路又远又长……

唱着唱着,小朱就流出了泪来。
台下很多人也听得动了情,连科长的眼睛都湿了,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小朱工作出色,唱歌又好听,真是个人才……

哭得最凶的是兰兰。直到所有亲友都离开,和小朱一起入了洞房,兰兰还在哭。一边哭着一边说:宝贝,爱我。
小朱去吻她,吻着说:好,爱。

从那天起,复印机小朱和饮水机兰兰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完〉

枪:两个多月前写的。媒体别转,谁转跟谁急。

评论

草纸年华 | 评论于2009年April20日 19:36

还没看呢


缘起清如水 | 评论于2009年November23日 16:03

自己现在就在过复印机的生活。。。
看着看着,心里就酸酸的,宁愿没有梦。。。


饱食而遨游 | 评论于2011年March16日 2:41

写的真好,心里又温暖,又难过。


评论一下
昵称(必填):
邮件(必填,但不会公开显示):
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