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13
东东枪 | 发表于2007年12月13日 0:33 | 归类于【虚晃晃说故事哪得周详】

〈青年蟑螂秦叔宝的故事〉
文/东东枪

青年蟑螂秦叔宝家住在中关村,这天早上,它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先是梦见自己跑到了一间土坯房的房顶上,抱着一捆麦秸去堵烟囱,然后又跑到朝鲜和一大帮美国蟑螂打仗,弹尽粮绝的时候高喊“向我开炮”,可还没等战友开炮就又已经坐在一辆南瓜变成的马车里,让一群耗子拉着满世界跑,这一跑就跑到了大森林里,前边分明是它的外婆家,门口却站着一只不停咳嗽着的大灰狼,它往前凑,想把自己手里的一篮烧饼交给大灰狼,大灰狼却说话了,它说自己是仙女,之前一直被关在一个大肚尖嘴的油灯里,这次出来是特地提醒秦叔宝一件事。

秦叔宝心想:胡扯吧你就,一会儿你鼻子就长了。可是,眼瞅着,大灰狼就真变成了一位仙女,在那瞧着它,笑着,嘴里还哼着一支歌——

小蟑螂啊,可别怀疑,
蓝色的蟑螂姑娘正在等你。
冬天到了,你要快去,
小心爱情等不及……

秦叔宝醒来时天已大亮,它满头大汗,耳畔是中关村的小贩儿们制造出的熙熙攘攘,心里头悠悠荡荡着的却还是仙女哼的那首歌。在床上发了一会儿愣,它翻身起来,对它的妈妈说,要出趟远门。妈妈问:去哪?它说:不知道。妈妈说:去干什么。它说:冬天到了,我的爱情在等我。妈妈说:坏了,这孩子神经了。

秦叔宝就把那个梦讲给它听,从堵烟囱讲到“向我开炮”、南瓜马车、大灰狼,一直讲到仙女的那首歌,它一字不差地把那首歌唱了出来,妈妈也一字不差地听得清清楚楚,听过之后说:以后少看点儿破电影破动画片儿吧,你这都看串了啊……

然后,妈妈就走了。临走时还在自己絮叨着:做个梦你也信,什么孩子啊这是——哎你还真去啊?

青年蟑螂秦叔宝走出家门时,屋外正是秋风四起,落叶飘零,一片杨树叶被风卷到它家门口,隔着那叶子,秦叔宝隐隐听见屋子里妈妈的歌声——

小蟑螂呀,脚步慌张,
蓝色的蟑螂姑娘却在远方。
别说是找到垂杨柳,
恐怕都到不了北太平庄……

秦叔宝确实不知道自己是否到得了北太平庄,因为它根本也不知道北太平庄在哪。它没离开过中关村,只在小时候跟表哥一起去过一次北大南门,回家后还被妈妈臭骂了一顿。可现在,它满脑子想的是不知身在何处的蓝色的蟑螂姑娘,眼前看到的世界一派人头攒动热火朝天,活像拉面馆里永远沸腾着的那口装满面汤的大锅。秦叔宝想,那个蟑螂姑娘一定就在这口大锅的某个角落,而且一定美丽又善良,要想找到它,就一定要跳进这翻滚着的面汤。

一分钟后,秦叔宝爬进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三分钟后汽车发动,二十分钟后停了下来。秦叔宝跳下车来,瞧见一个大院子,院门口趴着一大群小蚂蚁。秦叔宝过去打招呼:你们好,你们见过一个蓝色的蟑螂姑娘么?蚂蚁们马上都凑过来,用满嘴外地口音回答:你是导演么?

秦叔宝没听明白:什么?蚂蚁们又说了一遍:你是导演么?要演员么?秦叔宝说:我不是导演,你们见过一个蓝色的蟑螂姑娘么?蚂蚁们就立刻又失望地四散离开了。只有一只小蚂蚁还在,它瞧着秦叔宝说:你说得是不是一个蓝色的蟑螂姑娘?秦叔宝说:是啊。小蚂蚁说:那它是不是有一双亮闪闪的大眼睛?秦叔宝说:我不知道,但是,应该是的!小蚂蚁说:那我见过它,它前两天还路过这里,问我看没看到一个来找它的蟑螂小伙儿。秦叔宝说:啊,它要找的就是我啊!说完又赶紧追问:那她现在在那?小蚂蚁想了想说:不知道,但它是从这里往东走的。秦叔宝问:这里是哪?小蚂蚁说:这里是北太平庄啊——你真的不是导演么?

秦叔宝摇摇头,抱歉地笑了笑,一直往东走去。小蚂蚁有点失望地望着它,其它的蚂蚁却突然唱起歌来——

小蟑螂哟,四处乱爬,
大眼睛的蓝色的蟑螂姑娘却不知在哪。
要想找到它在何处,
除非石头开口说话……

这次,秦叔宝不能随便搭车了,因为它并不知道那些车会把它带到何处,只能自己一直往东走。天气已经越来越冷了,冬天确实快来了,它得赶紧找到大眼睛的蓝色的蟑螂姑娘。更何况,小蚂蚁说,蟑螂姑娘也在到处寻找它——那个要找它的蟑螂小伙儿。

到了这天晚上,秦叔宝在一所学校的门口停下了脚步,因为更前方的路似乎已不再向东延伸。它瞧见长在人行道旁的一丛小草,就走过去,向它们打听:你们好,你们见过一个大眼睛的蓝色的蟑螂姑娘么?小草稀里哗啦地抢答:没见过啊,哈哈,没见过啊,哈哈哈……秦叔宝心想,没见过你们还这么高兴干什么?正在这时,似乎是从空中传来了一个声音:谁要找那个大眼睛的蓝色的蟑螂姑娘?

秦叔宝赶紧抬头去看,说话的是一个石头做的胖老头儿,它穿着风衣、戴着帽子,右手伸向前方,高高地站在那校园里。秦叔宝赶紧回答:是我,我要找它。胖老头儿问:除了大眼睛,它是不是还有六条美丽的长腿?秦叔宝说:我不知道,但是,应该是的!胖老头儿说:噢,那我见过它,它两天前还路过这里,问我看没看到一个来找她的蟑螂小伙儿。秦叔宝说:是啊,它要找的就是我啊!它现在在哪?那胖老头儿说:我不知道,但你朝着我手指的方向看,那有一个公交车站,它就是在那里上车离开的……

天太晚了,已经没有了公交车,秦叔宝在那胖老头儿的脚下等了一夜。天真冷,它睡不着,胖老头儿也没睡,跟它聊天,给它讲几十年前自己风光时的事情,还说自己当年可是个大人物。可秦叔宝完全没听进去,它一直在幻想着那个不只有大眼睛,还有六条长腿的蟑螂姑娘的样子。

第二天天一亮,秦叔宝早早地跟那石头做的胖老头儿告别,朝公交车站走去,在它身后,那一丛小草在阳光中齐声歌唱——

小蟑螂哈,大话连篇,
蓝色的大眼睛的长腿蟑螂姑娘却还没出现。
就算你坐上无敌的特8路,
姑娘也不会来到你身边……

秦叔宝已经顾不上它们唱些什么,它径直跑到公交车站,登上了一辆双层的公交车。车上人可真多,秦叔宝藏在车门旁的角落里,以免被他们踩到。公交车走走停停,越来越慢,没过多久秦叔宝就发现,车速已经变得赶不上它自己走路的速度。它从车门缝里爬了出去,摔到了硬硬的马路上,又赶紧爬起来,朝两边瞧瞧。它觉得自己可能是摔晕了——路两旁的高楼大厦怎么都是歪的?可是,定睛一瞧,觉得不对——似乎确实有一个盖了一多半的大楼,本来就是歪的。

秦叔宝觉得这里可真奇怪。它看了看四周,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绿铁皮垃圾桶,秦叔宝走过去打招呼:你好,你见过一个蓝色的蟑螂姑娘么?垃圾桶不说话,只张大眼睛瞪着它。反倒是瘫软在垃圾桶脚下的一枚苹果核开了口:你要找的是一个大眼睛的有六条长腿的蓝色的蟑螂姑娘么? 秦叔宝说:是啊是啊。苹果核问:除了大眼睛和长腿,它是不是还长着漂亮的细腰?秦叔宝说:我不知道,但是,应该是的!苹果核说:噢,那我见过它,它两天前还路过这里,问我看没看到一个来找它的蟑螂小伙儿。秦叔宝说:是啊,它要找的就是我啊!你知道它现在在那么?说:我不知道,但它是往南走啦,可能已经走得很远了吧……

秦叔宝赶忙说了声谢谢,就朝着它指出的方向走去。身后果然又传来了歌声,这次唱歌的是那个绿铁皮的垃圾桶——

小蟑螂哦,真是可笑,
蓝色的大眼睛的长腿又细腰的蟑螂姑娘不在国贸。
转眼冬天就要来到,
你已走不过双井桥……

秦叔宝只听到一句“转眼冬天就要来了”——听到这一句,它走得更快了,后来就干脆跑了起来。它很快就开始气喘吁吁,但还是一直向前奔跑,它怕那个肯定善良又美丽的蟑螂姑娘因为找不到它而着急,更怕冬天比它走得更快,比它更早找到那个蓝色的大眼睛的长腿又细腰的蟑螂姑娘……

没过多长时间,它就已经迈不动脚步,只能先在一块公交车站牌附近停下来歇歇。有一辆公交车开过来,在这里停下,售票员高喊着:双井桥南到了,后门下车,去垂杨柳的,也在这站下……

——秦叔宝就是这时瞧见站在不远处路边的蟑螂姑娘的。秦叔宝一眼就认出了它,因为它的身体真的是漂亮的深蓝色,也真的长着光闪闪的大眼睛、美丽的六条长腿、漂亮的细腰。它就站在那,柔柔地看着秦叔宝。

秦叔宝走过去,说:你好,是你么?它微笑着说:你好,是我……

后来,冬天很快就到了,家住中关村的青年蟑螂秦叔宝却没觉得。它没有再回到中关村,而是留在了那个名叫垂杨柳的地方,同那位蓝色的大眼睛的长腿又细腰的蟑螂姑娘一起,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 完>

枪:今年10月份写的,那时候冬天其实还没来。以前贴过一个〈复印机朱元璋的故事〉,这个跟那个是照着同一个路数写下来的。媒体未经许可请别转载,多谢。谁转跟谁急。

评论

selly | 评论于2010年March26日 9:13

很喜欢很喜欢,我不是媒体。


月初光辉 | 评论于2010年March26日 13:15

你先搞清楚,蟑螂是无性繁殖的。


评论一下
昵称(必填):
邮件(必填,但不会公开显示):
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