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月
21
东东枪 | 发表于2008年03月21日 10:38 | 归类于【虚晃晃说故事哪得周详】

〈我的同学陈明月〉
文/东东枪

初中毕业后,我成功地留在了我们县城里唯一的市重点中学读高中,陈明月是我在这所学校里的高中同学,当时同学们对他的评价一般都是:这人是个浑蛋。

他的浑蛋行为很多,比如:当时他住校,同宿舍的一个家伙不知道怎么得罪了他,他偷偷打开那家伙的衣柜,往人家一条内裤里前后两侧的关键部位各抹了半瓶芥末油。
再比如:当时我们班的物理老师正追求一个教英语的年轻女教师,每天打扮得油头粉面,陈明月一直看他不顺眼,于是,有一天下午放学,物理老师发现自己自行车上的车座没了,原本是车座的地方光竖着一根钢管。那老师也有点死心眼,真撅着屁股把自行车骑回了家——他家离学校好几公里呢。

我还亲眼见识过一会陈明月犯浑。
有一次,夏天,我们几个同学约好去游泳,放了学大家就骑着自行车直奔县游泳馆,可走到半路大家发现身上的钱都加一块儿也不够游泳馆的门票钱——其实不是没钱,而是大家都故意少带钱,我们那帮同学常这样。钱不够就没法游泳,大家正互相抱怨,陈明月说:“你们等着,我这就回来。”然后就把自行车把一拐,钻进了一条小胡同里。
过了三五分钟,他回来了,手里拿着二十块钱。
大家问:“哎?哪来的钱?”他说:“那边儿那小学正放学,我找一小孩儿要的。”
大家问:“什么小孩儿?你认识?”他说:“啊?不认识。”
大家问:“不认识怎么要?”他说:“我就随便拦住一小孩儿,跟他说,小孩儿有钱么?赶紧着,掏出来!”
大家问:“他就掏了?”他说:“是啊,掏了啊。”
大家问:“那小孩儿呢?”他说:“那谁知道?还在那哭着呢吧……”
我们也就不问了,赶紧蹬车往游泳馆方向骑。只有陈明月一边蹬着车一边还不住地嘟囔:“现在这帮小屁孩儿可真他妈有钱,家长们太溺爱了,非得都宠坏了不可……”

后来我想,那个小孩儿一定吓的不轻,陈明月身高189厘米,生得虎背熊腰,再勇敢的小学生也得肝儿颤。

陈明月这个名字也跟他的身高有关——这不是他的本名,是我们给他取的绰号,原因是他身高1米89,却找了个身高1米54的女朋友。那女孩叫范遥遥,跟我们是同一届的,在另外一所高中念书,上高二那年他们俩就好上了,有时候俩人一块儿走在街上,从背后望去,范遥遥的脑袋顶儿还没到陈明月的肋骨呢。于是我们就编排他俩,说这正好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传来传去,男的就被叫成了陈明月,女的就成了范故乡。

陈明月和范故乡早恋的事儿我们学校当时没人不知道,他自己也从不避讳,老师找他谈话,跟他苦口婆心地讲早恋的危害,他听完之后说:“老师啊,依我看这事儿您就别管了,我保证每次大考的成绩不出全班前十名,您看怎么样?”
老师没话说了,因为陈明月的成绩还真是从来没出过全班的前十名,后来也一次都没出过。高中毕业后很多年我和这位老师提起陈明月来,老师说:“唉,对陈明月,我后来的原则只有四个字——敬而远之。”

陈明月的高考成绩挺好,在我们那所重点中学里也算是不错的,可最后却去了一所很一般的南方学校。倒不是分数不够,而是他的第一志愿填的就是那所大学——范故乡的第一志愿填的就是这所学校,她成绩不好,考不上更好的学校了。

陈明月的父母一个在焊条厂,一个在保温瓶厂,都是老实巴交的普通工人,多年来一心盼着自己的孩子能上名牌大学,一听说儿子最后去了这么所他们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破大学,差点活活气死。陈明月的爸爸借着酒劲抽了陈明月俩大嘴巴,他妈妈则连着哭了好几天。陈明月倒没事儿人一样,吃喝玩乐了一个暑假,开学的时候自己背着行李坐上火车去那个南方小城市报到去了。

陈明月和范故乡在那所大学里朝夕相处,一起度过了四年的快乐时光,具体的详情我不知道,知道的只有一件事,是陈明月自己跟我们聊起来的——大三那年,范故乡怀孕过一次,陈明月打听来打听去,在他们那学校所在的小城市里找到了一家可以做流产的医院,医院的门外有一个大广告牌,写着“梦幻无痛流产”。
给范故乡做手术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医生,做手术时陈明月就一直在手术室外头等着,可隐约地就听着里头范故乡颤颤巍巍地喊疼。
没过多长时间,一个护士搀着范故乡走出来了,陈明月一看,范故乡的小脸儿一片刷白,嘴唇都有点青紫色了。后头跟着的是那男医生,满脸微笑地跟陈明月说:“放心吧,手术很成功。”

陈明月不理他,问范故乡:“疼么?”范故乡声音还有点颤:“疼……”
然后,陈明月就抬手给了那医生一个大嘴巴。

啪。那医生的眼镜就飞了。
“哎!”那医生喊,“你怎么打人!”
“废话,她疼我他妈不打你?”陈明月说。

陈明月跟我们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还说:当时忘了告诉那孙子了,抽他那一下得叫“梦幻无痛大嘴巴”。

大四那年,陈明月所在的学院有一个保送硕士研究生的名额,学院里的老师按照各项成绩给几百名学生排队,排来排去,陈明月是第一。辅导员通知他,写份申请交上来,明年就可以继续读研究生了,而且是公费的。可陈明月说:“谢谢您,我不想读研究生了。”
辅导员急了:“你真是够浑的,多少人惦着这个机会呢你怎么就不珍惜呢?”陈明月说:“老师啊,这硕士谁爱当谁当去吧,我不能让我女朋友毕业工作了我还在学校里念我的书——您说是吧?”

这个研究生陈明月真的没去读,可就在他拒绝了这个机会之后,范故乡告诉他一个消息:范故乡的父母已经帮范故乡办好了去美国念书的一切手续,她要去美国了。

范故乡的父母都是我们县政府里的小官僚,官儿不大,但是把女儿弄到美国去已经足够了,陈明月的爹妈可都还在焊条厂和保温瓶厂当工人——让他们把儿子弄到美国去跟让他们把儿子弄到火星上去难度是一样的。陈明月赶紧打听自己有没有可能申请到去美国念书的机会,可是打听来打听去,都是没戏——他根本没做过出国的准备,完全来不及了。
范故乡临去美国之前跟陈明月洒泪分别了一回,最后关头还说“要不我不去了,我要跟你在一块儿”。陈明月给她擦了眼泪,劝她赶紧去,还说“再想吃煮玉米就打个电话回来我给你送过去”。

范故乡走了,陈明月因为最后几个月都忙着打听能不能申请出国的事情,工作也没好好找,毕业后就回了我们那小县城,先是闲了三个月,后来就去一家卖保险柜的小公司里当了销售员。后来他们都靠电子邮件联系,甜言蜜语通过网络穿越多半个地球,差不多每天都得有几个回合。陈明月偶尔自己打趣说,这回可好了,她举头望不见明月,我低头思不着故乡。

半年前,有一天半夜,陈明月收到从美国打来的电话,电话里范故乡说:她的爸妈帮她联系好了一所大学的医学院,她要改学医科了——这就意味着她至少要在美国再读七年书,而且七年之后能不能回中国也不一定,所以,她考虑再三,决定和陈明月分手。
挂了电话之后,范故乡就消失了,陈明月发电子邮件过去,都被退了回来,说对方的邮箱已满,无法收信。陈明月自己急的抓耳挠腮,可抓也抓完了挠也挠完了,还是一点辙也没有。

那段时间我见过陈明月几次,最大的感觉就是浑蛋陈明月突然变成了一个无比脆弱的人,和他喝酒,有两瓶啤酒他就能喝醉;随便找个小饭馆吃饭,他进去就会说当年我和范故乡来这儿吃过一次当时就坐对面那桌;跟他在街上溜达,瞧见一对儿不认识的小情侣牵着手他都会无端地眼露凶光;一块去K歌,别人的《当爱已成往事》唱到一半他就开始在一边儿抽着烟流眼泪——显然,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挺腻歪的人,所以,我后来就开始有意躲着他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吧,我遇见另外一个同学沈彦明,他跟我说:“你知道么?陈明月把那个小公司的工作辞了,他现在正忙着申请去美国的签证呢。他说他要去美国,去找范故乡。”
我说:“他疯了?去了有什么用呢,什么也改变不了啊。”
沈彦明说:“可说呢,我也问他了,他说什么都改变不了也得去一趟。”
我说:“这不有病么,这一趟得不少钱呢,他哪来的钱?”
沈彦明说:“嘿,这事儿可有意思了,他有一群小时候的朋友,听他说了这事儿,特别来劲,都说这事儿太浪漫了,拍着胸脯说钱的事儿他们几个管了,无论如何也要帮陈明月凑够这一趟的花费!”
我说:“他那些朋友都是干什么的?”
沈彦明说:“嘿,都是他小时候的邻居什么的,干什么的都有——送快递的,开出租车的,当厨子的,倒腾服装的,反正没一个去过美国的……”
后来我们就扯到别的话题上去了,沈彦明对这事儿也知道的不多。

到目前为止,我得到的关于陈明月的最新消息是昨天听说的,沈彦明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说陈明月快结婚了,据说已经领了证。新娘是他一个多月前认识的一个姑娘,在我们县的工商银行里工作,姑娘长得挺不错的,身材高挑,据说,陈明月的父母很喜欢。

其实,我想过,陈明月想去美国找范故乡这件事情其实挺适合拍个电影什么的。在电影的结尾处,陈明月会成功地拿到去美国的签证,那些送快递开出租当厨师的哥们儿们也历经艰苦帮他凑齐了盘缠,还亲自把他送到了机场,他们依次与陈明月拥抱,然后目送他进入安检通道。陈明月怀揣着签证和返程的机票,以及簇新的一小叠美元坐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直奔大洋彼岸而去。那几个全都从没去过美国以后也不一定有机会去的哥们儿们开着一辆破车从机场回家,他们在车里一块哼着一首什么歌儿,可以是“我们的队伍向太阳”或者“让我们荡起双桨”什么的吧,此时,飞机从空中投下的影子扫过他们的车顶。

而在步出美国某机场的那一刻,陈明月会不会不动声色地从衣兜里拿出那张返程的机票,顺手塞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我不知道。

枪:
前两天翻腾电脑里的旧文件,发现这么一篇东西。看了一半才确认是我写的,继而想起来当时是个什么由头才写了这个。
是2006年底写的。只不过没在媒体上发过、也就没在网上贴出来过。现在看写的挺差劲,太草率、太低级了,也搭上我写这种东西也确实没什么天份。
各位凑合看吧。

评论

东方闻樱 | 评论于2008年March21日 11:22

你错了。
真觉得这是你写过的最好的东西。抖小机灵的文字多了就不够踏实。


生于82 | 评论于2008年March21日 11:28

罗老师说过他喜欢刘浩民
我喜欢张克
不过我有一种不靠谱的个人感觉:
你文字方面的才华集中在有韵的东西上
得上口


火星蜥蜴 | 评论于2008年March21日 12:39

一篇个人历史,证明一词儿:人生无常


| 评论于2008年March21日 12:45

我却很喜欢这个调调这个范~


vosako | 评论于2008年March21日 13:44

我说也没有这么好的男的。


壮壮 | 评论于2008年March21日 15:49

有这故事就挺好了。


治伤风 | 评论于2008年March21日 16:13

同意一楼的,真事儿反而不用添油加醋,原味儿才香


蛮子 | 评论于2008年March21日 16:49

其实日志这么写挺好看,能大家都知道你还是个有生活的人不是?


bobo1050 | 评论于2008年March21日 18:04

偶尔靠谱一下,感觉也还不错


可惜你挥霍才华 | 评论于2008年March21日 21:38

这样的文字更有质感。总觉得以君之潜质、学养,应该做出点什么才对,可做嘛好呢?说不好。端起架子创作,不一定能有好东西,顺其自然也许是不错的选择,今天成不了赵树理,以后没准能成张中行呢。所以只好说“可惜你挥霍才华”,不好说“可惜你挥霍时光”。用心好,有心就不好了。


lokr | 评论于2008年March21日 22:22

我文盲一个 随口说一句 这篇日志挺不错!


edison | 评论于2008年March21日 22:53

恩……


蹦恰恰 | 评论于2008年March22日 4:43

我太傻了,快到结尾才了解这是篇小说
骂了半天那个范遥遥,出国不知道提前打招呼,还申请什么医学院,分明不是美国绿卡持有者或公民不能申请医学院
是小说我就不说什么了,好小说


YAN | 评论于2008年March22日 13:30

为了姑娘~


蓝血维京 | 评论于2008年March22日 16:24

是个憨娃


世外姝 | 评论于2008年March22日 20:37

师兄有才恩,密切关注。


rika | 评论于2008年March23日 0:55

为你
我用了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的来看你
为了这次相聚
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jesternick | 评论于2008年March23日 14:40

写得挺好的““““那女的想想真不怎么样


CZ | 评论于2008年March23日 15:09

不平凡的“几年”


苍月之泪 | 评论于2008年March23日 23:50

改编成剧本应该不错的,或者是个片段也不错
我今年应该就要读 剧本创作专业了,有机会一定拿您的文章创作个剧本出来


imac | 评论于2008年March31日 14:56

有这样的枪粉也挺不容易的


偶尔学文化 | 评论于2008年July15日 18:33

我多想陈明月幸福…我就这么想的,我就喜欢童话里,王子和灰姑娘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那样的结尾……


Margin | 评论于2008年November11日 13:39

纳过闷儿来,还非要问一句:“不对啊?我是主角啊~~~~?”
观念的城市化,任重道远,任重道远啊。。。

PS.您这博客越来越没啥看头儿乐。


飘渺渺 | 评论于2009年January3日 15:38

很少会因为爱情故事而感动
我倒相信是真的,挺浑的人还真有


尘暗旧貂裘 | 评论于2009年January10日 19:54

“此时,飞机从空中投下的影子扫过他们的车顶。

————————
李银河说中国作家除王小波以外都有中学生作文的范儿,可能是因为他们都喜欢在段落末尾加这么一句吧。

忍不住想加。


杨文辉 | 评论于2009年August5日 19:37

我已经看过你很多这类文章了,我认为写得比绝大多数平媒上能看的短文要好,可以在此免费看到,真得说声谢谢。


被寂寞绑票 | 评论于2009年August13日 13:53

这好像就是一篇现流行的苦情小说 不过它是真实发生的 所以就更多了一份无可奈何 不管陈明月去美国发生了什么 但愿他在今后的生活里 可以幸福吧!
话说 我真挺喜欢陈明月这人的 这性格!够意思!


directli | 评论于2010年March16日 12:01

买的本看天下才知道的你,都是80后,我比你小两岁,可就算我比你大两岁也不一定有你这写作水平。
祝你的博能东儿郞咚枪,更有色彩。


评论一下
昵称(必填):
邮件(必填,但不会公开显示):
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