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月
23
东东枪 | 发表于2008年04月23日 0:28 | 归类于【醉茫茫思想起这般如此】

最近上下班路上一直在听魏龙豪、吴兆南的相声。
越听越觉得悲凉。

两个只是爱相声的普通小青年儿,兵荒马乱中,稀里糊涂地到了一个孤岛上。
没人说相声,没人听相声。他们喜欢,又阴错阳差地碰到了一起,就干脆自己说起来。
靠着回忆、揣摩,靠着搜寻本来也没多少的资料。恢复、改编、也自己编新节目。

本来还有一个叫陈逸安的老头儿。比他们年纪大。
后来,老头儿没了。就剩他们俩。
再没旁人了,他们就互为碰逗。坚持了几十年。说了几百段相声。
直到1998年,魏龙豪也没了。

我前几年系统地看过一些侯宝林的资料。其中提到了吴兆南。
1984年,吴兆南百般周折地见到了去香港演出的侯宝林,拜他为师。
按老规矩,说了二十年相声之后,吴兆南在这时才被正式承认为一个名正言顺的相声演员。
那一年他都58岁了。

现在看来,很多相声段子,大陆这边其他所有演员的录音都没留下。海峡那头儿这两个业余演员的录音就成了唯一传世的绝版。
至少有很多传统段子,除了他们俩的,我没听过别人的录音。

以前问起过郭德纲对他们的评价。郭师傅回答的大意是:不管人家说的怎么样,人家在那么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把相声这东西留下来了,就非常不容易了。福建、江西都没相声了,台湾还有。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我非常同意。

现在,我硬盘里有200多段魏龙豪吴兆南的录音。
200多段是个什么概念?我所有的相声录音资料里,没有任何别的一对专业演员的录音能达到这个数量。
我相信,超过这个数量的人。应该还很不多。

实话说,他们的相声技术并不多么高超。
有时候听着都觉得他们说的怪吃力的,可他们就这么努着力、卯着劲地说了半辈子。
太不容易了。

上高中的时候我半夜听短波里头的台湾电台。CBS台北国际之声。半夜里放他们的录音。意外听到。
惊诧非常——台湾竟然有相声。而且还是说着满嘴北京话的,基本原汁原味的传统段子。

当时体会不深。可现在再听,两个远离北京几十年的老头儿,满嘴说的都是北京的胡同、地名儿、北京的世俗景象、北京的小吃、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地讲着的是大陆各地的民风习俗人物掌故、学的是天津山东上海方言、比比划划绘声绘色形容描摹着的是马连良谭富英杨小楼民国20几年在某某戏院的某场演出、学的是高庆奎的《辕门斩子》、王佩臣的《摔镜架》……
那是个什么滋味?

哪有人听啊。那是台湾。甚至已经是1980-90年代的台湾。
当年去台的老北京人都死了不少了。谁爱听两个老头儿絮絮叨叨翻来覆去地说这个?

听他们的录音,大部分是静场的。显然是录音棚里录的。笑声全是罐头笑声。加上去的音效。
他们说的那些,那些让他们俩越说越陶醉,越说越神往的旧京风物,有多少人能听懂?有多少人能真的会心一笑?

想象一下,一个京剧戏迷,被扔到非洲部落。几十年不辍地在那些非洲人里唱着京戏?
而且,不是随口清唱。而是在非洲自己想办法弄好了全副行头、全副乐队文武场,毫不马虎地唱了几十年的大戏。

或者你想象一个被孤身一人扔到外星球的中国人。
本来也不是厨子,却用二十年,回忆出一本儿满汉全席的全部菜式的详细做法来。
还兴高采烈地见外星人就显摆。这是个什么劲头儿?

恐怕难免自说自话、自思自叹。尽管有那么多罐头笑声撑场面,怕也难免孤独。
在我的设想中。录音完毕,出得棚来,老哥俩儿相视苦笑,无语叹息的场景,一定是有的。
换了我。抱头痛哭也说不定。

看过吴兆南上《康熙来了》,带着自己的徒弟。
一个说相声的老头儿,几乎是被当成了老怪物一样的对待。满嘴里说的是什么,年轻人都不大听得懂了。

以前也在博客里提过,动画片《花仙子》里的波奇,娜娜小姐身边的那条胖狗。是魏龙豪配音的。
最近CCTV11里播的俞小凡张晨光版的《杨乃武与小白菜》。里头有个坏官儿是魏龙豪演的。
很好辨认,因为就他说北京话。

还有个故事,有一次一个盆友在我博客上留言说的——魏龙豪本来不叫魏龙豪,叫魏苏。魏龙豪是他失散多年的弟弟的名字。他说相声都用这个名字。因为希望弟弟能因此知道他,来与他相认。
刚才说了,魏龙豪老先生1998年已经因癌症去世。他在世时,他的弟弟,那个本来叫做魏龙豪的人,是否已经与他相认,我试图搜索过,没结论。

想起那首诗。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
并不恰当。我知道。

评论

cjz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3日 0:41

作个bt种子吧。方便的话


面小包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3日 5:18

魏龙豪、吴兆南的相声从技术上说的确不算好,但是在那样的环境下长期坚持,让人感佩!!


fangfei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3日 8:54

我也在听他们两的相声,今天看了这些,转载一下您的文章到我的博客,谢谢!http://hi.baidu.com/%B7%BD%B9%FA%B9%E2/blog/item/c5f54ac4a5c96ecf39db49d0.html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3日 10:21

我们的敬重和感动 如果两老有知 在天之灵不会寂寞


odbo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3日 11:47

哎,这篇看得人..

老一拨应该还是有人在内边听得.据我所知,天津有一批人都跟着老蒋过去了.

最后寻亲的故事…T_T

时代的分界线太明显了。


米饭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3日 12:26

大中午的 看着看着就掉泪了 不觉得自己被感动了
但就是忍不住

转一下行吗? 谢谢


老坛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3日 14:02

他们是真正爱相声的人


谅子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3日 14:41

看哭了都


hahahah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3日 16:30

第一决定是去下回来听听


laomofei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3日 16:51

魏龙豪本来不叫魏龙豪,叫魏苏。魏龙豪是他失散多年的弟弟的名字。他说相声都用这个名字。因为希望弟弟能因此知道他,来与他相认。

看到这里,泪汝雨下.


wind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3日 21:19

跟您打听下,我现在在天津出差,估计得呆个几天,住在河西区,我想去听相声,您能给推荐个地方吗?多谢!


wind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3日 21:20

跟您打听下,我现在在天津出差,估计得呆个几天,住在河西区,我想去听相声,您能给推荐个地方吗?多谢!
我真的是第一次留言,偏偏系统说我好象流过这样的话啦,我真的没留过,第一次问,谢谢!

不好意思。我还真是不熟悉。帮不上您:)——枪


liuyue3000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4日 6:52

还有现在的相声瓦舍的冯、宋,都云相声痴,谁解其中味;这个链接也不知道是不是失效了,有兴趣的试试吧http://lib.verycd.com/2005/02/23/0000039945.html


挂甲人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4日 8:45

给wind 的回答:天津听茶馆相声的地方集中在和平区劝业场一带,包括名流茶馆、中国大戏院小剧场、大金台、劝业天华景、淘宝城乐海茶社等等,此外在估衣街、古文化街也有(不是天天演),此外,听之前看好海报:众友、哈哈笑、九河这三个团才值得一看。


odbo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4日 9:05

估衣街那边的馆都不太成了。走的都是小黄段子。


未央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4日 11:12

昨天在电台里也听了段吴兆南的相声,我就觉得这人名字咋这熟呢?可能之前也没少听到,只不过没在意罢了,原来有这么一段历史啊,真太不容易了


wind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4日 19:31

谢谢挂甲人!!!


大湾湾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4日 22:24

很多时刻.艺术有自己通用的语言,虽然相声受到语言地区的限制,但是相声的魅力却无人可挡!加油!


胡子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5日 19:05

这样的文章真是好。越来越佩服东东枪的文笔了


parivraj | 评论于2008年四月26日 4:58

写得真好。
我也是过去在CBS上听到的这二位,都睡下了,一小段把我又听精神了。
转一份去我那儿,留个纪念。


[…] 一声何满子 […]


gary | 评论于2008年十二月29日 3:23

搜索吴兆南,搜到您的博客。
觉得您说出了我想对吴魏两位老先生说的话,谢谢!


天狼星 | 评论于2018年十月15日 9:32

吴先生千古


评论一下
昵称(必填):
邮件(必填,但不会公开显示):
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