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
04
东东枪 | 发表于2009年09月04日 9:07 | 归类于【乱纷纷不由人催马拧枪】

黄一鹤在电视上说,1983年央视首届春晚前,节目组定下让王景愚去表演哑剧《吃鸡》,但王景愚本人老是犹豫,一会儿同意去演,一会儿又说算了。
为什么?《吃鸡》是王景愚早年间的保留节目,有资料说“1963年在北京饭店举行的元旦晚会上表演时,周恩来和陈毅看了笑得直流眼泪”。但后来,后来就文革了,王景愚就因为这节目,受到批判。什么罪名?据黄一鹤在那节目里说,有一条是“无意义的笑”。

有没有“无意义的笑”?当然有。
《吃鸡》算不算“无意义的笑”?我看要算。
“无意义的笑”能不能让人笑?当然能。不是说了么?“笑得直流眼泪”。
那么,“无意义的笑”不好?我不同意。

我总觉得,承认世上存在“无意义的笑”,与承认世上存在“无意义的美”并无不同。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直到现在,还常能看到不同年龄不同背景不同身份的人在重复“相声的本质是讽刺”之类的昏话。于是相声兴亡的重责就全落在讽刺不讽刺上,无论谁都能痛心疾首地发言撰文,大手一挥,指出相声及一切“说笑表演”的唯一一条出路:讽刺。

相声的本质在于讽刺,恐怕是关于相声的最大误解,数十年来以讹传讹,越描越黑。
相声的出路在于讽刺,恐怕是最现成而又最轻率的一条定论,多少各界人士都曾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叔本华说“无刺的蔷薇是没有的”,后来被鲁迅引了去,就干脆连花都不要了。我不是叔本华,不知道叔本华是怎么想的,只觉得他这话说得不靠谱儿。

幽默是一种技艺。与绘画、书法、音乐、舞蹈一样,有时并无什么特别的善意或恶意,并不一定要有什么教化的意图、有什么深刻的想法。

我不是否认刺的意义,只是时常觉得,更缺少的是对花本身的尊重——刺有刺的用处,花有花的价值。花不是因刺而生,更不是离刺即死。
它们只是精妙着自己的精妙,美好着自己的美好而已。

可那些无意义的精妙和美好,是不是本就是一种意义?
你说呢?

评论

being | 评论于2009年九月4日 10:09

我忽然想起来,有个兄弟在评论《十全九美》的时候,都能扯上基尼系数,扯上失业率,扯上护照免签排名,以支持其在结尾的大声疾呼“我们不需要这样的喜剧,所有的喜剧都是严肃的”。那架势就仿佛说,只有营养大餐才是食品,冰激凌那种没营养的垃圾都应该从地球上消失!

我当时就打了个冷颤。一个文化上强制高雅、强制有意义的时代,该是多么可怕。


joycesmile | 评论于2009年九月4日 10:46

爷有时候偏偏就就只想图一乐儿~~


公社 | 评论于2009年九月4日 10:48

想起了摄影界的争论,批判无意义的美,批判无意义的糖水片。似乎每个摄影人和摄影爱好者都要有社会责任感,都要去搞纪实摄影,挖掘苦难,拍农村老头老太太,拍民工,拍失学儿童。拿起相机,那股子社会责任感必须油然而生。要我说,玩呗~


梦韩非 | 评论于2009年九月4日 11:53

你现在去纪个实,我看看!
呵呵!谁的社会责任感?玩呗!


谢非拉/HH | 评论于2009年九月4日 11:02

对,听相声是为了图一乐儿,不是为了去受教育,不是为了去洞察党的政策,政府规定,道德标准之类的…


| 评论于2009年九月4日 11:18

今天腾讯出了个作文儿题目叫‘我是传奇’
貌似曾在这看见一篇
很久
很先见


张小猫.pdf | 评论于2009年九月4日 11:29

“可那些无意义的精妙和美好,是不是本就是一种意义?”

可能有些人就是看不出其中的精妙和美好。因为他们的世界中只有斗争没有美好。


梦韩非 | 评论于2009年九月4日 11:31

管的太具体,文艺没希望。赵丹说的。
有时候,需要文艺教化民众,便有了讽刺的意义。
有时候,需要歌颂什么,便有了感化的作用。
这和你说的蔷薇和刺一样,本来并不依存,只看王上做何想。
本来就是为一乐,偏要给你上一课。


璐璐 | 评论于2009年九月4日 11:36

“花不是因刺而生,更不是离刺即死。”深刻。
人们在看待事物时,经常会弃住从次,忘记了本质的东西,而过于关注外在或从旁的事物了。


niceday | 评论于2009年九月4日 12:34

它们只是精妙着自己的精妙,美好着自己的美好而已。

可那些无意义的精妙和美好,是不是本就是一种意义?

_________________

好喜欢这样的话啊!
感觉很多人都过着无意义的精妙和美好的小日子,自个儿乐自个儿的。反正妨不着碍别人的事儿、对自己爱的人有意义就成了呗。


无暇阿蒙 | 评论于2009年九月4日 13:34

梁左给姜昆写的《虎口遐想》刚出来的时候,引起相声界和社会上的一些争议。就一个人掉老虎洞里,然后一通瞎贫,这样的段子有什么意义吗?而且,这样的段子很难去定义,它是在歌颂谁吗,歌颂哪个黄裙带的姑娘?它是在讽刺谁吗,讽刺后进青年不思进取?
好像都不是。但人们听完都乐了。因为什么?幽默。
梁左曾说过,这个段子出来后,马三立也听到了。他跟梁左说,就你写的《虎口遐想》那样的段子,不错,我也能说。


gee | 评论于2009年九月4日 16:26

我觉得应该从人性上说 :笑是人的本性,批判或者讽刺是后天学会的社会行为。无意义的笑是应该存在的,是让人本性的得到愉悦的,讽刺其实也是人为了更好的性去要求的一种行为,连本性都不能存在了,讽刺那些还有什么用啊。


MJ | 评论于2009年九月4日 18:05

有些人觉得自己有意义,所以必须看有意义的东西。。。唉。。。蠢啊~~


wsparkle | 评论于2009年九月4日 18:08

这其实就是矫枉过正了
相声的问题不是不讽刺,而是只歌颂


sugarbeat | 评论于2009年九月4日 20:42

东东枪,出于个人崇拜,我在新浪微博用了你的头像,要是你不介意的话~~~


小烦 | 评论于2009年九月4日 23:39

把这事问小孩儿,啥样的爱听?能乐呵的呗。
大人们总是愿意故作复杂,都琢磨着往高深了整,其实,有些事没必要别扭着来。
花花草草的,不是有刺儿才讨人喜欢!


李后笑 | 评论于2009年九月5日 14:10

看了发表在《读库0904》上发表的“言之有误”,取消了每条前面的编号,倒也不影响阅读。好像特意筛选的是“无意义的笑”那一类,跟听相声似的傻呵呵地、无意义地微笑着从头看到尾,深为京津人民的语言艺术所陶醉,都快弄成音乐了,可以反复看。这分明就是纸上的单口相声,可惜短点,微博点。


263绿色软件 | 评论于2009年九月5日 14:57

我来看看,哈哈


桥头堡 | 评论于2009年九月6日 0:30

相声本来可以没有讽刺,就像花的茎叶上可以没有刺。但是相声本来是应该说平民百姓的生活琐事,说老百姓的平常事、可笑事、无奈事、诡异事,以夸张嘲讽自嘲的方式说出来,是足可以让人“笑得直流眼泪”的。但是事实上,我们的环境,舞台上的相声小品的笑点日趋单薄,无外乎“妻管严”、“洋相百出但是心地纯洁的穷人”以及才艺表演。是没有盐的菜。为什么呢?一句老生长谈的话,“没有生活”。为什么没有生活呢?因为我们的真实的生活里面可以拿出来说的事儿,牵扯得太多,有些人的洋相话不可以说,有些牢骚不可以发,有些怪现状只能视若无睹。一段鲜活的生活,掐头去尾,下水掏尽,内脏挖空,开出的花也是没有颜色没有香味的。


老四 | 评论于2009年九月6日 12:21

讽刺无非是一种内容。有些人就是不能接受,形式本身可以美好,未必需要内容。


老四 | 评论于2009年九月6日 12:24

“可那些无意义的精妙和美好,是不是本就是一种意义?”
对于终极问题也适用。


toower | 评论于2009年九月7日 2:02

嗯,以上评论都很有意义。


大雕 | 评论于2009年九月7日 13:28

人脑子还是需要不想问题的时候。


北北 | 评论于2009年九月9日 12:50

诺……
东东的博客里格隆的挺好听


被寂寞绑票 | 评论于2009年九月9日 20:18

有很多时候 我听那些听过很多遍的相声、小品 我就算笑不出来了 但我还是喜欢听 不为别的 我就觉得听着舒服!


马可可 | 评论于2009年九月10日 10:15

我经常会无意义的笑,一开始会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神经质了,现在觉得是一种幸福,总比无意义的哭好看吧,也许是内心中的一种快乐精神吧,也许相声就是在给我们传递一种快乐精神吧。。。


铁匠 | 评论于2009年九月10日 16:27

我們每一個人以及我們所愛的人必然都會面臨死亡;
我們必須按自己的意願營生的自由;
我們終歸是孑然一身的孤獨;
以及人生並無顯而易見的意義可言。

反正没意义,不如美一下,不如幽默一下。


大脸兔 | 评论于2009年九月23日 16:57

想起一句话,we are serious readers,but sometimes read for fun.


1006 | 评论于2009年十一月16日 16:50

马志明说一个纠纷,不是为了讽刺无理取闹,不文明的两个人,是为了这件事很有趣,老艺人损一下前清的官儿,讽刺一下北洋军阀是为了批判现实么,明明是为了台下的爱听,台上的爱说


prodigywood | 评论于2009年十二月10日 23:11

来,给爷乐一个


小龙虾 | 评论于2010年一月27日 16:18

虾米不是艺人,也少懂曲艺,不过喜欢相声、打鼓、京剧只图乐呵取悦身心,并没打算拿来教育感化自己,呵呵。


大宝 | 评论于2010年五月31日 15:04

东东枪,你太有才了


评论一下
昵称(必填):
邮件(必填,但不会公开显示):
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