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29
东东枪 | 发表于2009年12月29日 2:15 | 归类于【散淡淡荒芜了几亩春光】

1.
煎年糕、金线油塔、炸臭豆腐、烤肠、无花果、蜂蜜冰糖梨汤、熏肉大饼、水盆大肉(泡馍)、揪面片、汉斯干啤、奶酸老海青、玫瑰镜糕、涮牛肚、三鲜灌汤包、羊肉灌汤包、醪糟鸡蛋、酸辣肚丝汤、牛筋丸、狗头枣、龙须酥、花生糕、粉蒸肉、冰峰汽水、砂锅牛肉丸、炸鹌鹑蛋、牛肉热饸饹、腊牛肉夹馍、麻辣花生米、金威干啤、水盆羊肉(泡馍)、凉拌肚丝、炒凉粉、烧饼夹豆皮鸡蛋、东东包、圣女果冰糖葫芦、葡萄冰糖葫芦、草莓冰糖葫芦、摆汤面、韭菜酸汤水饺、萝卜酸汤水饺、芹菜酸汤水饺、裤带面、皮冻、牛肉包子、杂肝汤(泡馍)、肚丝汤(泡馍)……

这是自12月25日上午至12月27日下午,在西安两天半之内所吃的东西。我能回忆起的都在这儿。计46种。
两天半。

2.
去陕西历史博物馆走了一遭。
最爱的是那几尊彩绘及三彩的女俑。

那几个胖乎乎的美大姐的表情,眼光,姿态,神韵。把我看迷了。

3.
后来几天进了好几个文物仿制品专卖店之类的地方。第一次深切地感到仿品与真品的天渊之别。
以前看那些专家们在电视上鉴宝,瞧一眼就说人家的东西是新的,暗暗是有些怀疑的——凭什么你丫一眼就下了结论?

现在信了。

4.
南门外有个旱冰场。我在旁边瞧了会儿。大姑娘小伙子穿红戴绿你追我赶。
喜气洋洋。

5.
关中书院门口,有小孩儿放鞭炮玩儿。戴着红领巾,点着了,跑远远儿的瞧着。砰!响了。就蹦跳着跑过来。再点一个。
我小时候也是这么玩儿的。

6.
书院街上有某装裱店的广告牌。打出的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沈鹏的题字,写的是“快速、优质、平整、多样”。
1998年写的。

7.
去了碑林。
玄秘塔碑、多宝塔碑、圣教序,以及宋朝翻刻的峄山刻石。
激动啊,我会写的第一个篆书字是“書”字。就是峄山刻石上那个。

8.
左手抚上曹全碑冰凉的碑身时,我的幸福感达到顶峰。这是曹全碑啊!曹全碑啊朋友们!这就是我十四五岁时爱不释手认为是天下第一好看的隶书的曹全碑啊……
那一刹那,真是他妈欲仙欲死。

9.
陈列室中的保安哥哥跟我说:在这儿上班这么长时间,还真没见过对这些碑这么有兴趣的。

10.
去福宝阁听了场相声。是西安土著莫江南同学跟我说起有这么个地方。去听了。演出水准令人惊喜。

11.
托莫姑娘的福,结束后还与二位底角儿一起到附近某小店喝了顿小酒。细聊起来才知道我瞎写的某相声段子还曾被这二位表演过。而其中的王声小哥哥,不仅常来我博客转转,更是昔年西祠胡同中的旧相识。

12.
那小馆子对面有一家店名为“红红米线店”,据说京城某前著名摇滚乐队与此地大有瓜葛。

13.
还见到了在欧洲研究喜剧表演的李玲老师。李老师是法律喜剧两门抱的复合型人才。我对standup comedy了解不多,数月前曾收到李玲老师的email,为我传道解惑。

14.
不仅听了相声,还在福宝阁听到了高三小老师的陕北说书。高三小。陕北说书。或许有人还记得我转贴过的那段《毛主席在延安》吧,点击这里还可听到。
高三小老师,以及他所唱的陕北说书,都比我臆想中的要年轻得多,体面得多,精致得多,迷人得多。三弦一响,高三小老师头一句唱出来我就醉了。

15.
看完之后的感想是:这样的形式,这样的功底,真该好好编排一下,上央视春晚去唱,进国家大剧院去唱,往人民大会堂去唱,到任何一个辉煌的殿堂里去唱。虽然提到了央视春晚,可我真没有任何贬义。只觉得这般大俗大雅,就该大鸣大放。

16.
后来,进了在西安期间路过的每一家碟店,都问了同一个问题:有没有陕北说书的碟?高三小的。
收到的回答大略有三种:没有、没听说过、不知道。

17.
在街头小摊买了一种名为“奶酸老海青”的食品。吃了。挺好吃。
估计有门户的专业相声演员都不吃这个。

18.
住在钟楼边的青年旅舍,窗外便是钟楼。早晨躺在床上,听见当当当三声钟响。悠长绵远。
脑海中当即冒出电视剧《西游记》最后一集里唐僧站在云端向徒儿们说的那句千古名言——“听,这是大唐的钟声!”

19.
然后看了看表。纳闷。也不是什么交时报刻的时候,敲什么钟呢。
后来明白了,游客敲的。掏钱就让敲。

但愿几百年前唐三藏在云端听到的那几声不是。

20.
城墙上风很大,冷。有外国人骑自行车可看。从南门走到朱雀门,往南看。是朱雀大街。
唐时的朱雀大街要更靠东边一点。

21.
城墙上的砖,地面上的,都刻着字,有的是“户县大王王守 一九八四”,有的是“八五长高庙”。
书上读到过,“物勒工名,以考其诚”是秦国的制度。由秦相吕不韦始创。

22.
坐公交车到长乐路与东二环的交口。打车。
司机问去哪。我说,您往东开三公里就给我停下。

23.
据陕西历史博物馆内的一张地图显示,长乐路与东二环交口处,大约正是唐长安城东北方向的城门通化门的所在。
往东走了三公里。我下了车。四下望望。就是这儿了吧。

那里正在修地铁。在建的地铁站名是三个字——长乐坡。

24.
还是去了。
去找一个从未存在过的地方的遗迹,探望一些从未存在过的人物。

25.
二黑问我通化门真在那个路口么?我说不是,只是大约的位置。
二黑问我唐朝时的六里跟现在的三公里不一样吧。我说不知道,按说不一样。
二黑问你以前说过六里庄的位置似乎还要偏北一点,不在通化门的正东你还记得吧?我说记得。

二黑说那你来这儿干嘛?我说二黑你再想想这事儿。再想想。你明白了么?
二黑想了想,说,哦,我明白了。

26.
去时的路上,司机问往东走三公里是到啥地方。我说我也不知道。
司机说不知道是啥地方你去做啥。我说我约了人。

27.
在粉巷的一家碟店里转悠,听见在放一个流行hifi的碟。问店员,在放的是谁。店员拿过一张碟来。一个叫黄绮珊的人。
买了一张回来。

28.
王小峰老师曾说这批专会在专辑封面上吹牛逼的发烧歌手是“栗子味儿的面老倭瓜”,照我看也确实大多如此,但偶尔碰巧了,也真有几个栗子味儿的。
比如何伶、苏云、黄绮珊。

29.
我爱东门、西门的庄重沉着,古朴肃穆。那才是大城该有的气象。
南门太卖弄花俏了。可是,似乎也只能如此。跟北京崭新的前门大街一样,装点出我们这个年代独有的浅薄与妖娆。

30
俺们广告行业里有个说法,叫VI。Visual Identity。
不禁想,其实每个年代也都有自己的VI。与秦、汉、唐,乃至明时的VI比比,如今的这一版,便不活活羞杀,也该乱棍打死。

31.
都城隍庙的牌楼,背后的牌匾上写着四个大字:你来了么。
旧时土地庙的匾额、横批,多有“你也来了”,吾乡的镇志中还收有相关俗谚。
子曰秋野的那首歌,想必也是由此而来。

32.
哦,看高三小老师的陕北说书时,收到贱货马的彩信一条。
是直播给我的子曰秋野演出现场。还有一字附言曰:馋。

33.
我回复。打了一个字:操。
但打完就觉得,可能太过暴戾了些。

我最后发出的短信是——
操:)

34.
顺便说一句,我故乡方圆十数里内的口音,与西安口音多有类似。很多句子的语音声调读出来不差分毫——周边其他地方的口音并无这样的特征。似乎是所谓小小的“方言岛”。
我目前虽无明证,但坚信必有渊源。

35.
在鼓楼下花10块钱看了回月球。有人拉着天文望远镜在那做此业务。
交了钱,一抬头,才发现傻逼了——月亮正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吸取教训。
下次得先抬头看天,再决定眼前的事。

36.
在南大街上,瞧见一辆婚车出了故障,奔驰,前机盖打开了,突突地冒着白汽,新娘被众人搀下车,往后边的一辆车上去。
出租车司机侧头瞧着,嘿嘿地笑。我也笑。
旁边一辆车的出租车司机也在笑,还隔着玻璃跟我交换一下眼神,心领神会一下,然后各自继续笑着。

37.
大雁塔北边的广场上,杜甫一脸严肃,远远地瞧着对面的李白。
李白自己喝着酒,邀着明月,没理这茬儿。

38.
有俩中年男游客,先是走进草坪和僧一行合影,后来又跑到孙思邈身边。
我听见他们说孙思邈是江西人,比华佗还早。

39.
大慈恩寺东边红墙外的树上头挂着铭牌,上头写着树种的名字——栾树。

40.
寺正门的匾上有书写者的落款——江泽民。

41.
寺门东边的墙上写着四个字:利乐有情。
不知道是不是Tetra pack赞助的。

42.
对了,大雁塔是歪的。
再过些年就该叫大雁斜塔了吧。

还可以多个旅游项目——站在大雁塔上往下扔铁球。
当然都是一对儿一对儿的扔。谁只扔一个,算谁没文化。

43.
好多人在大慈恩寺门外与玄奘法师的铜像合影。
个个都是风尘仆仆,都比玄奘法师更像行者。

44.
我端详了半天。
越端详越觉得,那玄奘法师的铜像塑造时,迟重瑞徐少华汪粤三人的相貌一定是重要的参考。

45.
那广场上有老人裸身锻炼身体。露两点。

46.
去了陕西省美术博物馆。
去的不巧,没什么靠谱儿展览。常设的展品也都因故临时撤下了。

倒是去旁边的陕西省图书馆内走了一遭。
门前台阶上有恋人接吻,馆内大堂里有女生吃着泡面。

47.
西安也有买煎饼馃子的。
我观察了一下,煎饼摊好之后先放上去数十克提前炒制好的胡萝卜丝、青椒丝之类,然后再放一片薄脆上去。

48.
湘子庙里不光供奉韩湘子。还有财神爷。
殿内有一个河南口音的人,道士装扮,为人解签。我走进去时,他正讲到《道德经》里全是哲学,高深莫测,而且没有时代性,所以超越时代。
庙外有一小伙子,穿紧身黑T-shirt,一丛绿竹掩映下正练双节棍。

49.
到路边小店里买了张彩票。即开型。5块钱。中了20。考虑再三,留了10块钱,拿另外10块又买了两张。都没中。拿着10块钱,挥一挥衣袖走了。

50.
回北京后第一天,清晨偶得一梦。梦见捡到一只麻雀。
捧在手里,也不飞,瞧着我。黑褐色的羽毛,喙也是乌黑的。
后来不知怎么变成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了。穿着红上衣。利落,俏皮,笑着。

我跟她说,你就叫红红吧。她答应了,然后就跟一群差不多大的孩子到一块儿追跑打闹去了。
再后来我就醒了。努力想这红红长什么样,想不起来。

评论

opal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2:36

最开心的就是看东东枪老师的文了~~~


opal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2:38

第一段“12约7日”大概应是”12月27日”
“馆内大堂内”是“馆内的大堂里”的意思吧~~~


东东枪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2:41

已改正。谢谢。


番邦魔女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3:29

06年,陈列室中的保安也对我说过“在这儿上班这么长时间,还真没见过对这些碑这么有兴趣的”这句话。。。我现在很伤感


东东枪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1:10

那些碑值得花上几整天,细细看。


JS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4:16

如今的保安看来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物是人非,的确令人伤感。

或者保安的记性不大好,这么难得的一对儿,他愣是没想起来。照武侠小说的路数,魔女您应该留个玉佩啥的,对守门人说,往后若有人也爱这碑作欲仙欲死状,让他执此玉上昆仑山找番邦魔女


东东枪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1:09

也是个办法。


克韩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5:02

东东枪我看你是又要变胖啊……半夜里看到吃食真是让我这个在减肥的人难受。


东东枪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1:10

您减什么肥……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5:50

多年多年前某也曾去过西安,城墙,浓荫,肉夹馍,让我几乎起了念,毕业要去那工作;但,终究还是没去。那时,还没那些个古人雕像呢。
顺便说一下,南锣鼓巷已经有卖“奶酸老海青”的了,两家。我上周去看到的。我们伟大的北京阿。
而它的威名,我也是7月间去西宁才刚知道的。那时北京还不曾得见。


小寒子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6:46

我在西安待了4年,都没您两天半尺的种类多啊。我真是羞愧。泪奔。。。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8:47

没吃早饭看见了开篇的几多种吃的.. 很喜欢像您这样去一个地方逛悠 看每个人都在干什么 有点偷窥的意思.. 但是很有意思


肖十一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8:48

唉 早知道枪枪也去福宝阁了。这几天我都应该在那蹲点守场子。福宝阁的相声都听了一年了。乐死我了。下次来西安招呼一声吧。招待枪枪。南门附近城墙下不仅有青年旅舍,还有很多小酒吧,最近还新开了一家火堂,很有意思一个地儿。姑娘小伙子围一圈。烤的是炭火,听的是吉祥的歌儿。


++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0:03

难不成吉祥。璐。真的火了?


肖十一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0:58

吉祥元月9号还开个唱呢 我们都叫他吉祥姑娘。


++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8:25

难道你们都是一搭子的?你认识我媳妇儿大能不?


肖十一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0日 8:55

啊,我不知道。她的英文名是什么?我去的少。那堂子新开,也就去了2次。


rangerqu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9:16

我也特喜欢那美大姐!


kidsocool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9:20

奶酸老海青 就没人吐槽这个么。。。可恶。。
不过话说好不容易在绿色农副产品交易会上买到了。泪流满面啊。。。


joker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9:30

奶酸老海青是青海老酸奶吗?去西宁的时候偶一连吃了三四碗。西安现在也有了吗?味道纯正吗?我在西安待了三年都没有见过。东枪没有吃红红酸菜炒米吗?很遗憾啊!


老马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1日 23:43

是青海老酸奶,呵呵,味道还可以。


小二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9:36

主要是我有本待寄的书,等着它要到达的地方


肖十一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1:36

王声老师的评书超级好听 不知道枪听了没?


37度2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0:04

东东枪 老师还是来西安了啊 还是听莫姑娘讲起 才知道 可惜少了一次膜拜的机会


小普 | 评论于2010年January4日 14:07

你看你看 见不着东东枪 人生多少遗憾啊。
我为了见他特地去了金宝汇溜达了1圈,也没见着


入木三分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0:32

长安城东有一个地方
我们都叫它六里庄

我也时常梦回长安,那里有亲人,有朋友,有家的感觉。


我走我留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0:37

博物馆的唐代女子让人看了之后会觉得胖真的也是一种美~


didi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0:53

东东枪吃了东东包儿~~


欢喜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0:58

每一个枪迷心中都有一个六里庄,下次有机会去长安,一定去长乐坡地铁站看看


九月季节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2:00

曾有一阵,每周末都去福宝阁占座儿,为的就是王声和苗甫高三小。第一次听就喜欢上了。


笑笑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3:12

想把哥哥的50则心得都改改,会被敲脑袋不?


男妇女主任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3:31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东东讲那过去的事情……


晓棠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4:30

赶早起来我饿得上气不接下气
揣上票子穿上大衣出门打个的
大街上到处都是一股香风辣雨
要吃饭论美食还得数咱们三秦大地
从来不吃什么意大利的通心粉
好好尝一下俺们的岐山擀面皮
KFC的汉堡别看你价钱卖的美
一个腊汁肉夹馍就把你PK的找不见北
来根钟楼小奶糕如果你怕热
来碗春发生葫芦头如果你怕冷
干一杯西北狼啤酒叫一声猛
不喝酒的女同志来开瓶冰峰
锅贴 凉粉 酸菜炒米 春卷 醪糟
三原熏鸡 酸汤饺子 灌汤包子
醋水香菜多来再来点辣子

来师傅里边坐吃啥呢
你这啥做的好么
咱这儿面忒的很
都有啥面么给咱介绍一下邪

油泼面夹一口香的发抖
菠菜面营养多绝对很牛
裤带面粗得很挑战喉咙
BiangBiang面拌上肉真是筋斗
浆水面连汤带水记得擦嘴
岐山面哨子多历史悠久
蒜沾面有点辣小心舌头
炸酱面然一点吃不了咱兜着走
对伙计来碗面汤
荞面耠咯包谷珍洋芋擦擦
现在这时代提倡粮食要吃杂
韭菜盒子八宝辣子锅盔牙子
你吃完一定狂流哈喇子
槐花麦饭柿子饼桂花稠酒
春夏秋冬咱老陕都有个好胃口
炸油馍甜劲镜糕还有粉蒸肉
东南西北来的客人都舍不得走
走伙计们一起吃三秦美食
共同推广咱的陕西小吃
走姑娘们一起吃三秦美食
共同发扬咱的陕西小吃
走伙计们一起吃三秦美食
共同推广咱的陕西小吃
走姑娘们一起吃三秦美食
共同发扬咱的陕西小吃

哎说了半天还没说咱这泡馍呢
对 来 开始
牛羊肉泡馍是咱西安的经典传统
要想吃得好那可讲究的?耸
馍要自己掰还得配上辣子酱跟糖蒜
料重味浓肉烂汤浓还有暖胃功能
伙计汤给咱弄得宽一点
早饭要吃鸡蛋饼胡辣汤跟豆腐脑
再来一个油饼两个菜盒三根油条
中午吃饭咱可一定要吃饱
点火锅到竹园或者是海底捞
晚上可以去东新街桥梓口吃个夜市
几十块钱一掏花样那可真不少
千万别忘了烤肉烤鱼腰花涮肚
什么虾尾田螺口条耳朵也都放开冷嚼
美美的吃你就美美的吃
陕西美食真是嘹杂列舒服过瘾简直忒的很
真不愧老祖先说食色性也
美美的吃你就美美的吃
人是铁饭是钢吃饱喝足来碗汤
做工地道便宜实惠味道香
就是神仙咱也不想当
走伙计们一起吃三秦美食
共同推广咱的陕西小吃
走姑娘们一起吃三秦美食
共同发扬咱的陕西小吃
走伙计们一起吃三秦美食
共同推广咱的陕西小吃
走姑娘们一起吃三秦美食
共同发扬咱的陕西小吃
走伙计们一起吃三秦美食
共同推广咱的陕西小吃
走姑娘们一起吃三秦美食
共同发扬咱的陕西小吃
走伙计们一起吃三秦美食
共同推广咱的陕西小吃
走姑娘们一起吃三秦美食
共同发扬咱的陕西小吃


飞米 | 评论于2010年January4日 11:59

看得额地哈喇子哎~额也要汽西安!!!


ariel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4:55

“奶酸老海青”

你是要说青海老酸奶么…..orz


渔洲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5:12

您没有去咸阳吗?其实小一点的古城也很有意思,只是咸阳也越来越现代了……


小狮子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5:18

只有在逗留仅数日的人笔下,西安还有那么点像长安。


黑白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5:28

东东枪挑东东包~


水墨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5:59

有文化的人会出租礼服~~说:当年伽利略穿的就是这个样式的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6:13

我已经把你在西安吃过的小吃发给我在西安刚呆半年的朋友,她人生地不熟,这下好了。


长安冬雨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6:33

嘹咋咧


bingobob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6:52

奶酸老海青?


峄峰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7:22

西安吃的小吃,印象最深的是葫芦头和冰峰汽水了~
当年去碑林,专门去找了那块碑看,因为我是邹城人,峄山所在的地方。


pd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18:31

南门,我上学的时候不是这样子的,这个被修过了,不像。

这篇看得,一会儿笑,一会儿哭。

谢谢你。


rika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20:01

刀疤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29日 21:45

大慈恩寺东边红墙外的树上头挂着铭牌,上头写着树种的名字——栾树
-------------
每句都有包袱 看着带劲看着累

彩票10块 白莲花10块 西安之旅 不亏不赚


荆棘鸟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0日 0:16

下次叫上我,我陪你转


西西刀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0日 0:17

我就想说:这丫真贫···


sousou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0日 8:49

“利乐有情”是Tetra pack赞助的


飞米 | 评论于2010年January4日 12:01

果然!


小烦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0日 10:37

什么时候也能去看看长安城呢??


跟读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0日 10:38

敲钟的那段子,看着唐僧师傅的话,我差点落泪,再看下一段,眼睛里还转着眼泪,嘴角笑着,嘴里却骂你讨厌了


阿童木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0日 11:20

看东东枪的博客这么久了,终于忍不住要上来发个言。
所谓的“奶酸老海青”其实是“青海老酸奶”……
淘宝上都有的。


夏望星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0日 12:14

您看的那相声不会是叫“珍友”相声社的人说的吧!


肖十一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0日 16:51

绝对不是。那是地下室 。这个是福宝阁,在徳福巷5楼。


粗茶散人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0日 13:35

看老师的东西,让我好怀念西安,怀念陕西,固执的为了喜欢离开生活了20几年的陕西,来到上海,为了“广告”来到这里,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大湾湾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0日 14:00

认识您这么长的时间了,看您的博客也有3年了,您来西安也不说一声儿,想着跟您在西大街也许就擦身而过了,我的心还真是紧了一下。唉,下次来,一定要说。我带您去几处,也是很好的地方。


肖十一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0日 16:51

给我也说说 什么好地方?我补上。


fiora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0日 19:39

第一次去碑林看到曹全碑的时候,我正天天临那个呢。
大雁塔是歪的,不过据说它不会更歪了;前几天刚看的文章,说大雁塔正在变正,大概1000多年后可以回到原位……


花花儿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1日 10:19

东东包没让你作代言啊??


无暇阿蒙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1日 11:17

在我的MP3里,多年来一直放着黄绮珊的《只有你》。梦想着有一天,K歌的时候能装模作样地模仿一把。


东东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1日 13:15

玫瑰镜糕 为 甑糕,用一种叫做”甑”的器具蒸出来的。陕西博物馆里就有“甑”,忽略了吧。

(百度)甑糕的古老,首先表现在它的炊具上,它是使用由最古老的蒸具“甑”演变而成的甑锅蒸制而成,这也是它得名的原因。甑,在原始社会后期已经产生,到了新石器时代又有了陶甑,商周时期发展为铜甑,以后又变为铁制。从此,铁甑这个炊具就世代沿袭,流传至今。这种铁甑形似圆筒,底部有许多透气的小孔。蒸甑糕时,将甑放在一个大口锅上,锅中添水,再将浸泡好的糯米、红枣铺在甑底。。。。。


nothing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1日 13:41

哎,东东枪也换成com域名了,可悲的中国网络啊,不知道东东枪的主机是否也搬到国外了呢?


小七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1日 13:45

思想还挺复杂的


明格儿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1日 21:07

奶酸老海青~~青海老酸奶~吧~害得我查半天~~我和同学后天也去西安旅游~~觉得您写得挺好的哇~


瘦蛆 | 评论于2009年December31日 21:39

楼主可以听下张俊功,去年他去世了.说的书都很古,但真的很有味道,每次听到我汗毛直竖.


塞子妈 | 评论于2010年January2日 17:07

那我该说,你才来呀?我,大前年,就去印证六里庄去了。


天亮天黑 | 评论于2010年December4日 21:43

枪哥,我明早飞长安。看了两遍这篇,太有用了,感谢!


天狼星 | 评论于2017年November6日 21:28

东东枪写这篇的时候,不会想到底角王声现在变成全国闻名的相声演员吧


评论一下
昵称(必填):
邮件(必填,但不会公开显示):
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