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
10
东东枪 | 发表于2011年08月10日 12:55 | 归类于【仓惶惶闻此声怎不断肠】

京韵大鼓《乌龙院》
演唱:林红玉
(录音由云板丝弦提供,文本由双垂泪根据录音整理,东东枪略有修订)

大宋朝道君天子驾坐汴梁,四外里刀兵滚滚不得安康。
南有方腊北田虎兵强马壮,在淮西省反了个公子王庆,这不东有座梁山岗。【甩板】

(有个太御洪信龙虎山拜求张天师他就把这个群魔放,放走了地煞天罡各占一方。)
言不着梁山上的后来一百单着八将,记回来呀我再表一表那位晁天王。
这一日晁盖驾坐在前厅上,对众有语说个衷肠。
说想当初咱们弟兄黄泥岗怒劫过生辰纲,救命的恩人多亏了宋江。
若不亏宋三爷给咱们送上一个信,诶,也难免你我的祸一场。
常言道啊受人家点水之恩答报涌泉一个样,我何不去请请三爷上山来为王。
哪一位贤弟替某辛苦一趟,一到郓城请宋江。
我言还未尽说小弟我愿往,瞧了瞧来了一个赤发鬼小刘唐。【甩板】

晁盖一行说修了一封书信,小刘唐接过书字离了这座山岗。
迈开两条飞毛腿,金沙滩把他渡过河走慌忙。
一路上晓行夜宿饥餐渴饮这些话不必细讲,这一日远远的望见了郓城的关厢。
随同众人就把这个城来进,诶,多么凑巧这对面来了公明宋江。
小刘唐走上前来问声三哥倒好哇,宋三爷忙回答说贤弟你可安康。
你不在高山上把哥侍奉,来到我们郓城为哪桩?
刘唐就说我在高山上奉晁大哥的命,聘请我的三哥上山去为王。
好宋江捂住了刘唐的口,哎呀傻兄弟说话你怎么那么太莽撞。
若被官人他们听了去,也难免你我的祸一场。
此处不是你我讲话的所在,来来来随我一到酒楼堂。
他们哥儿俩一行说着话把德胜酒馆进,这不落下了座,推杯换盏饮酒浆。
酒过三巡菜过五,小刘唐取出来书信一张。
宋三爷接过来呀没有敢观看,急忙就往那招文袋里藏。
筵席已毕不用说宋三爷候的饭帐,出了酒馆打发刘唐回转了山岗。
宋三爷信步闲游行走在大街上,哎他听了听两旁的那些人等啊是说短道长。【甩板】

这个就说宋三爷本是一位好朋友,那个就说这叫什么话呢,要讲究人物字号是属着人家一个人儿强。
这个就说宋三爷待婆惜十个头儿的好,那个就说你拉倒了吧,婆惜这个丫头待三爷可丧尽天良。
结交旁人还罢了,嘿,大不当结交他的徒弟叫张三郎。
闻听说张文远是宋江的贴写,他们爷俩争斗这个理儿可大不当。
那个就说你还不知道呢,这就叫馄饨挑子一头儿热,如若不信你去摸去吧,准是这一头儿烫手是那一头儿冰凉。
宋三爷听见假装没有听见,不由得辗转暗忖量。
暗说道果然是张文远做出此事,到明天我也找着了他,抽了筋剜了眼呐我是给他一个大开膛。 【甩板】

又一想大丈夫难免那妻淫子不孝,唉,我何不丢开这一桩。
思念念正从乌龙院的门前过,多么凑巧,正赶上老阎婆子站在了门旁。
哟,我的三爷呀!那不三爷吗?这两天老没来了您呢又往何处去逛,又为什么老不到我们楼堂。
我们姑娘茶里思来饭里又把您想,宋三爷明知这就是灌迷汤。
无精打彩他把楼上,啊,瞧见了婆惜躺在牙床。
宋三爷上了楼来挨着床落下了座,再说婆惜梦入黄梁。
梦见了别人还在罢了,绝不该梦见了张三郎。
(哟我的三哥哥呀,我的三哥哥,三哥哥上床吧来上床吧,咱们二人定计害死宋江。
这个婆惜她在梦中说话哪里知道,您看她这不絮叨叨的三哥哥短来三哥哥长。)
醒来时床沿下扑了一把,睁杏眼瞧了瞧,呦,不是我们张文远原来是宋江,嘿,倒不叫我恨得慌。【甩板】

【上板】阎婆惜嘴里不言语她心里直说丧,一转身形脸又冲墙。
在一旁怒恼及时雨,骂丫头大不当。
哦,怪不得方才我在大街上听见他们言讲,哈哈,果然你这丫头跟我丧尽天良。
未曾那丧良心你想上这么一想,想想三爷待你们好心肠。
想当初你们母女不在郓城住,逃荒来到我们西关厢。
你的爹大街卖过甜水,你娘挎过缝穷筐。
也是你爹遭了不幸,怎么一场大病见了阎王。
你们母女没钱买棺椁,跪在大街把善人央。
央了三天并三夜,并没有一个人儿把你们帮。
小唐牛儿禀告我知道,又来了我这冤大脑袋名字我叫宋江。
帮你们母女银十两,才把你爹死尸装。
你娘一想无恩答报,才将你贱婢丫头许配我宋江,诶,身旁作二房。
虽然是个外家我与你夫妻一个样,我为你费尽了多少好心肠。
我为你盖下对过儿德胜馆儿,我为你修的这座乌龙堂。
我为你父母跟前落了一个不孝,我为你从小的夫妻我不能够去同床。
我为你得罪许多好朋友,丫头啊,我为你衙门的差事我都见天不能当。
宋三爷兜着根子说了一遍,这个婆惜真恼了翻身坐在床。
哟,我的三爷呀,您别介呀,怎么一张口儿就是你的一片的理儿,奴家也有好心肠。
奴家为你一更不来呀等你二鼓,二鼓不来等你三梆。
好容易盼到三爷您来到,咱们手拉手儿上了楼堂。
我们又是弹我们又是唱,哪天不陪五更梆啊?
你思一思,你想一想吧,十两银子碍何妨。
有志气打今儿个你不会不上我的乌龙院吗?你东我西两分张。
三爷闻听,好好好,男儿无志寸铁无钢。
一抖袍袖把楼下,可不好了,招文袋掉在了楼地板上。
婆惜下床忙捡起,里面倒有书信一张。
拆开封皮留神看,巧不巧这个丫头认识字两行。
上写晁盖顿首拜,聘请三爷上山去为王。
婆惜看罢了咬着牙的恨,暗骂声该杀的该剐的贼宋江。
盘古至今从头论,哟,哪有你这种柳木儿脑袋愣要做皇上。
到明天手拿着书信将他告,我准保告宋江那么举家大小嘎呗儿见阎王,我好嫁张三郎啊,怎么那么更利凉。
婆惜看罢折叠起,翻过身来把书信藏。
宋三爷下得楼来摸了一把,呀,不见了招文袋是吓得脸色黄。
噔噔噔二番又把北楼上,和颜悦色尊姑娘。
啊,娘子啊,你可曾见了某的招文袋,那里边有我要紧的公文一张。
婆惜说,哟,什么就叫招文袋呀,那个我可没见,我告诉你说吧,我瞧见了梁山上反书一张。
三爷说诶,丫头,你可别嚷,那里面有一锭黄金谢娇娘。
婆惜说宋三儿呀,你要要嘚儿反书信,大事应我整三桩。
三爷说只要你给了某的招文袋,十宗八件我应当。
婆惜说头一件哪,我叫你搬出水浒郓城县,不奔阳谷奔寿章。
二一件,要你对过儿德胜馆儿,许我改嫁张三郎。
三一件,三爷置酒席在我的北楼上,约请你的朋友一大帮。
你在我面前下一跪吧,你还得亲亲热热颤颤哆嗦儿你叫我三声娘。
三爷闻听冲冲怒,骂丫头大不当。
靴筒之中摸了一把,拔出来裁纸的刀子明晃晃。
往上一举高断喝:呔,叫丫头,听个衷肠。
给了某的招文袋我饶了你的命,如不然我叫你小命儿见阎王。
您呐看婆惜她生来胆子大:宋三儿呀,听个衷肠。
你杀了我,你剐了我,不杀不剐是算你窝囊。
盘古至今从头论,哈哈,好大的胆子你敢杀你的娘。
三爷羞刀懒入鞘,我杀了丫头碍何妨。
往下一落只听噗哧哧的响 ,真是血迹崩流溅满楼堂。
宋三爷怒杀了阎氏女,火焚书信遘奔了柴家庄,投奔那位小梁王。

评论

锅炉 | 评论于2011年August11日 11:12

前来拜读博主大作,多多交流。


www.2taofan.com | 评论于2011年August12日 11:53

爱淘返利网 http://www.2taofan.com
淘宝信息网 http://www.varfree.info
淘宝电器城 http://www.epaimai.com
120购物网 http://www.120fsw.com
Gaoxiao http://www.egaoxiao.info


ddq | 评论于2011年August13日 8:07

演唱者和《红楼梦》里面的小红重名。恍惚间想起贾雨村说的天地生人正邪两赋的话来。今始信。


深圳专业网站建设 | 评论于2011年August15日 16:52

云媒体www.tuila.cc


评论一下
昵称(必填):
邮件(必填,但不会公开显示):
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