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28
东东枪 | 发表于2011年12月28日 3:07 | 归类于【散淡淡荒芜了几亩春光】

1.
重读了一批阿城的东西,小说散文都有。因为大陆某出版社最近出了一本《阿城精选集》。小说里最喜欢的是《棋王》,那个年代,别人还在写眼前的鸡毛蒜皮时,阿城已经写出了那么超越时代的、细腻而又磅礴的东西。小说里有一段,说“我心里忽然有一种很古的东西涌上来,喉咙紧紧地往上走。读过的书,有的近了,有的远了,模糊了。平时十分佩服的项羽、刘邦都目瞪口呆,倒是尸横遍野的那些黑脸士兵,从地下爬起来,哑了喉咙,慢慢移动。一个樵夫,提了斧在野唱。忽然又仿佛见了呆子的母亲,用一双弱手一张一张地折书页。 ”读到时,只觉得该哇哇大哭一场才好。王一生的悲与壮,太光彩夺目了。

2.
以前却并不知道《棋王》有这般好处。确实读过,且分明记得当时读过后也喜欢,也觉得好。却没到这种程度。现在想,是因为读到得太早——是大约十三四岁时读到的,当时是读初中二三年级,从学校图书馆借书读,可那图书馆确实也没多少书,我借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的《1981年中篇小说选》之类,反正一年一本,看完就再借下一年的,似乎是从70年代末一直看到了80年代末,好多作家都是那时候知道的,比如陆文夫、蒋子龙、从维熙什么的。《棋王》就是在那些书里读到的。看早了,哪看得出好处来啊,白瞎了。可毕竟是读了,所以这些年里一直也没再读过⋯⋯这事儿挺典型的——相逢太早,反而导致相识太晚。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了。

3.
金正日去世那两天,想起以前我妈跟我说过的她的亲身经历——我朝太祖爷晏驾的时候,消息传来,就有领导干部来通知大家,那人哽咽着喊的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逝世了!!!都给我哭!!!”包括我妈在内的群众们听了,就一起赶忙哭了起来。我把这事儿写到了网上,马上有一群人过来质疑,说我造谣,说这事儿不可能,因为那时候大家都特别真诚,都是真心悲痛⋯⋯唉。认定了一个标准答案,就相信全世界都必定只是这一个标准答案,而不会有标准答案之外的可能,这种教条程度真是超出我的想象了。

4.
还有一事也类似:10月17日-12月16日我吃了俩月素,最早在网上宣布说我要开始吃素戒酒以两月为期时,话一出口,引来一大堆陌生人,言之凿凿地说“放心吧,肯定坚持不下来!”之类预言。这事儿我也挺纳闷的。要是身边熟悉我的朋友根据我平时的习性推测出我这人缺乏耐性难以坚持也就罢了,可那么多完全不了解我的陌生人,为什么第一反应会是这样的话呢?因为他们以己度人,认为没人可以坚持下来?那未免也太可悲了——竟然连吃两个月素这种事都会被他们认为是无人能够完成的艰巨任务⋯⋯那还能相信什么呢?类似的事情还有,比如那些没看过电影就开始大骂导演坚决表态给出定论的,真是叫人费解。

5.
又见有人讨论“恢复繁体字”,还发起了投票,让大家选要不要恢复。我没投票,因为不知道投什么好。我是喜欢繁体字的,其优点也不必我来说了。但又总觉得哪怕喜欢,也挡不住这个必然的趋势。甭管大家喜欢不喜欢,总是要变的。再者说,真要恢复,恢复到繁体字哪够呢?至少恢复到秦代或者秦代以前的样子才对吧?

6.
自12月22日起在台湾出差。先到台北,再去高雄,现在又回了台北。到台湾的第二天早上就冒小雨去了阳明山的林语堂故居。头天晚上在网上查了,发现人家修整房屋,休馆至12月31日。但第二天早上一时冲动还是去了,原想只在门前墙外看看走走也好,但竟在院内扫地老伯的帮助下得以进门,老伯当时只说了一个条件——“放你进来可以,但拍的照片不要放到网上”,理由是最近在装修,乱七八糟的,传上去的话“不够好看”。正说着,碰上纪念馆主任来上班,便得以在她热心陪同下参观了整修中的故居,也得以到林语堂的墓前一拜。很欣慰,很幸福。

7.
除这次来台北阳明山的林语堂故居以外,漳州的林语堂纪念馆我去过了,但去的是五里沙,而不是坂仔那处林语堂童年教堂。厦门鼓浪屿上林语堂结婚时的房子去过了,但见到的是断壁颓垣。林语堂在厦门大学中文系工作时的旧址去过了,因为就是现在被视作鲁迅遗迹的那处。林语堂在上海时住的是忆定盘路,就是现在的江苏路,具体是那栋房子没考证出来(以前大致推算过,似乎正是江苏路延安西路附近,记不清了),但江苏路是走过不少次了。这样算下来,比较重大的遗憾似乎是反倒一直不知道林语堂在北京时住在哪里,也不知道是否有人考证过(不过,北大红楼附近是到过不少次的)。再有就是,其实当年一度就工作、居住在圣约翰大学原址(现在的华东政法大学)附近的,不知为何当时却从没想过进去走走,太二逼了。不过这个很好补,以后要补上。

8.
这次来台湾的头一天,台湾同事问我什么感觉,我只说觉得很像上海。气候、街景、氛围都像。但过了这几天,才慢慢觉出更多不同来。有一些若放在我们那边儿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奇观的细节,让我觉得,可能得人家这样,才配叫“civilized”吧。老这么想,老这么觉得,就难免有些自惭形秽起来,觉得自己像是自化外之邦而来,人家才是天朝上国。那些大唐时自番邦而来的外人,初到长安城时,怕就是这样的心态吧。以前跟到过台湾的朋友聊,得到的回答是,台湾是“一个更好版本的中国”。照我说,有这么一version挺好的。老话儿说的好,“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9.
买了陈昇跨年演唱会的票,30日去看。本来有点犹豫,因为觉得未必有票,且31号未必有时间。但在网上查了查,发现30号还有一场,且竟然还有数张余票⋯⋯还发现,今年这演唱会的主题叫——“爱情的枪”。赶忙下楼到可以代售门票的便利店买了一张。现已到手。我得知陈昇每年会开跨年演唱会这事儿得有十几年了,盼望有机会来看这跨年演唱会也实在是不少年了。这些年在北京已看过两次小型的陈昇演出,但完整的演唱会是从没见过的。兴奋盼望中。

10.
最近利欲熏心,将在某刊开写专栏。前半年是有意陆续把手边的所有专栏都推了,几个月后终于又在稿费诱惑下决定重操旧业了。真是悲欣交集。欣是因为有稿费可拿,悲则是因为这稿费要交稿才给,而要交稿又必须得先写出来⋯⋯哎,翻滚吧,那啥!

评论

生于82 | 评论于2011年December28日 3:50

“相遇太早,相识太晚”精当。不过这番际会有时也不失为一种乐趣。毕竟有趣又有意义的人、事、物都不多见,一早一晚之间,比恰逢其时更多层滋味。^_^


SWD | 评论于2011年December28日 3:51

第3条后来不是也删了.都是未曾亲身经历过,争起来就好比踩着云比高~


zxcfpp | 评论于2011年December28日 7:02

读完片断2,得有多少女枪粉重燃希望—-饭否那只言片语害死人哪—-原来相逢相识指的不是肤白貌美气质佳!


i | 评论于2011年December28日 7:55

票上像是写的"爱情的枪"呀。


米小可 | 评论于2011年December28日 9:40

演唱会名字改得好!故意的吧XD


东东枪 | 评论于2011年December28日 16:35

改过来了⋯⋯


呻吟叔 | 评论于2011年December28日 10:59

真是同一景看的人不同,也会生出完全不同的感受来。我一个同事,在西班牙很多年了,回上海来,带母亲去台北高雄,看了一圈,就说台湾没意思,没啥可看的。旅游这事,真说这钱花的值不值,还得看人呢。


植物大战僵尸 | 评论于2011年December28日 15:20

提前祝博客 元旦快乐 ,支持原创 植物大战僵尸 欢迎回访


ThisMan | 评论于2011年December28日 16:20

矮油,我还以为今天的是影评呢~


| 评论于2011年December29日 23:31

一定坚持写博客,完全不一样。
这才是…翻滚的你!
唉,求专栏地址……很好奇不给钱的码字和给钱的有何区别~~~~好久没看到给钱的了!


3oranges | 评论于2011年December30日 23:25

饭否以后,博客内容日渐稀少,还是喜欢东枪博客上的大段文字表达,直接&痛快。。。


smallnuo | 评论于2012年January2日 3:49

Part2惊现错别字啊……


东东枪 | 评论于2012年January2日 4:28

再瞧瞧。


评论一下
昵称(必填):
邮件(必填,但不会公开显示):
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