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
16
东东枪 | 发表于2013年09月16日 20:37 | 归类于【碎零零拉扯些肉麻文章】

【十万个不为什么】之《冯新远》
文/东东枪

冯新远变成一条雪纳瑞的第五年,他跟郭雪梅说,还是分了吧。

之前郭雪梅的父母也是这么劝她的,说还是分了吧,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还跟冯新远说,小冯你别往心里去,我们这么说也是没办法,你这个情况确实太特殊了点儿,等以后你好了,你们再和好,我们支持。

冯新远说没事儿,伯母您说得对,不能再耽误郭雪梅了,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

这样的对话发生过好几次。最近一次是某个星期六他俩到郭雪梅家里吃饭时。郭雪梅她妈一边说着,一边给冯新远拿了一个大碗,里头放了点儿狗粮,又拿了一个,放了点儿水,搁在地板上,给冯新远。还问要不你还是上桌吃点儿,都是自己人,没事儿的。冯新远说算了,不方便,也早习惯了。

而冯新远正式跟郭雪梅提出分手这件事是在两个多月后。在从张家口回北京的高速公路上,冯新远向郭雪梅提出了分手。那时距冯新远突然变成一条雪纳瑞犬已有1900多天。

之前的这1900多天里冯新远从来没跟郭雪梅提出来过分手。也不是没有过矛盾,烦也烦过了,吵也吵过了,互相埋怨也埋怨过了。尽管好几个医院的医生都说,近几年这种情况的发生率其实并不低,谁都有可能赶上,应该以正面心态面对,没必要有太多心理压力,可一个好好的大男人,突然莫名其妙变成了一只狗,换谁也得别扭。

起初跟朋友家人的解释都是冯新远出国念书去了,走得急,只好不辞而别。可过了两年,还不见好,只好接着说冯新远念完书,在国外工作了。真正的情况本来只有两三个朋友知道,可几年下来,可就不只那几个了。不过大家也都懂事得很,没人说破,只是每次看到郭雪梅带着冯新远出门的时候,眼神都忍不住往冯新远的身上瞟。

冯新远一直在抗拒这个新身份,抗拒一切行为与习惯上的改变。可事实证明一切都是徒劳。他情不自禁地对那些专门为狗准备的袋装狗粮所吸引,他看见扔出去的飞盘就忍不住要冲过去接住,他撒尿时的姿势也有变化⋯⋯这一切都让他沮丧。

起初郭雪梅还说,不管你变成什么,我都会和以前一样的爱你,永远和你在一起,陪着你。还坚持要跟冯新远在一张床上睡,可慢慢就发现这样确实会比较尴尬——不发生些什么似乎不太像“和以前一样”,不大应该,可要是发生了,似乎就更不大应该。

以前郭雪梅每年都要拉着冯新远出去玩儿一趟,从丽江大理到瑞士意大利,都去过。可自打冯新远变成狗,一起坐飞机坐火车就变得麻烦起来了。刚开始试图跟那些单位解释,可后来就放弃了。现在,他们俩唯一的旅行方式就是自驾。

这次去张家口滑雪就是。

其实滑雪的时候还一直有说有笑的。冯新远滑不了,就站在坡儿上瞧着郭雪梅滑,有时候还跟在郭雪梅后头跑。休息时有一个身高162左右的香港老男人看见郭雪梅过来,跟郭雪梅搭讪,说小姐你好,一个人啊?郭雪梅就顺口答应,跟他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侧眼瞧瞧冯新远,冯新远在他们一旁的雪里闷头走着,看也不看那香港人一眼。走着走着,就自顾自地跑起来。郭雪梅瞧见了,赶紧甩了那香港老男人,追上去。

香港老男人还在后头喊:小姐,交个朋友好不好?冯新远忽然回头说了一句:交你妈。把香港人吓懵了。

郭雪梅追上冯新远,说:你别又当着人往外蹦人话。冯新远说:我乐意。郭雪梅说:嘿,生气啦?跑这么快干嘛?应该给你后头拴一雪橇。冯新远说:操。郭雪梅说:真生气啦?冯新远说:滚。郭雪梅知道没真生气,嬉皮笑脸地嘿嘿几声,跟他一起往前走。

像“雪橇”这种笑话头几年郭雪梅还不敢说。这一两年,觉得大家都习惯了,就偶尔说些这样的话,好像也没事,而且说出来还挺轻松的。

开车回北京的路上,冯新远在车上吃药——是一种德国生产的药,化学名一大溜,商品名叫“可复”。最近的3年多里冯新远一直在吃这玩意儿。每天一颗,加起来有1000多颗。这1000多颗药片除了增加冯新远的烦躁之外没有改变任何东西。冯新远仍然是一条雪纳瑞。但医生说,虽然吃药也不一定有什么改善,但如果不吃药的话,就可能继续恶化。于是就继续吃。

冯新远自己没办法拆开药片包装,平时在家的时候,每次都是郭雪梅为他把药片从包装里掰出,放在他的面前。冯新远用舌头把药片舔走,再自己去找水喝。

那时郭雪梅一边开车一边腾出一只手来,拿出药片,塞到副驾驶位上的冯新远的嘴里。再把一瓶纯净水的盖子拧开,把瓶口举向冯新远。路上车多,郭雪梅一边喂他水一边催他:快点快点快点……一催就给催急了,冯新远让水给呛了,一阵狂咳嗽,药片也喷到了脚垫儿上,冯新远一阵慌乱,可也拾不起那片药来。

郭雪梅随口抱怨了几句,说怎么回事儿啊我让你快点儿没让你吐了啊。冯新远不说话,自己串到了后排坐着。车快开进北京时,冯新远在后座儿上说:郭雪梅,咱俩分手吧。

郭雪梅从后视镜里瞧了他一眼,见他正把两条前爪抱在胸前,一脸严肃地盯着窗外,看起来严肃又滑稽。

他说:我其实早想好了,一直舍不得跟你说。咱俩真别这样下去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老看着你那么压抑,我也难受。你说我这样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难道你就跟一条狗过一辈子吗?你乐意,我也不乐意。

他还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不需要你这么对我好。你越对我好我越觉着自己没用。我明明已经是条狗了,你还老拿我当人,我也别扭。你越拿我当人,就越是在提醒我自己是条狗。

他还说:而且你跟老郑的事儿我也知道了。有一次他来咱家你以为我没在其实我就在阳台呢。你别生气,我也不是怪你。这事儿我不怪你,老郑人不错,虽然我跟他不熟,但能看出来这人挺好的。你跟他在一块儿得了,他能做到的那些事儿,现在我都做不到,这你不是不知道。你以后也不用再委屈自个儿了。

他还说:你不用担心我,我现在早就习惯了。心态也调整过来了,生活也没问题。医生不也一直说吗,要用正面的心态来面对,我现在的心态就可正面了。我现在不怎么用人照顾也能活得不错了,真有什么事儿我妈、我那些朋友也都可以帮忙。咱以后也还是朋友,行不行?

他还说了很多。郭雪梅一直没说话。

一直到回了北京,进了小区,停好了车,冯新远还在说。

郭雪梅把车熄了火,松了安全带,下了车,手扶着车门问他:冯新远,说够了没?

冯新远说:雪梅,我说的都是真⋯⋯

郭雪梅已经朝楼门口走去了,她瞧也不瞧冯新远,说:别傻逼了,上楼。

枪:媒体勿转,谁转跟谁急。

评论

小米妈妈JS | 评论于2013年September16日 21:44

写得真好啊。


泽林 | 评论于2013年September17日 0:33

最后居然还是个治愈结局……挺意外的。还以为是和《胖子》一样儿的。


东隅 | 评论于2013年September17日 6:34

枪版变形记


Neil | 评论于2013年September17日 16:32

会分开


May | 评论于2013年September17日 18:07

肉麻文章真好看!


这森 | 评论于2013年September19日 21:24

还是有爱啊。


有壹 | 评论于2013年September20日 7:37

郝先生如果变身,估计是沙皮。抱膀一定更酷


Delty | 评论于2013年September20日 11:18

怎么有点汶川加油的感觉?


文学作品 | 评论于2013年September21日 16:21

有点看不懂,感觉怪怪的,不知道哪里不对。


Frank | 评论于2013年September28日 8:04

常看,很少留言。
我是异地恋,所以看了自然想到了异地恋。有点儿心酸,那种隔阂的感觉。是一样的。


如风 | 评论于2013年September28日 9:32

结局太恶心了,明明是”滚吧”怎么就成”上楼”了.


viven | 评论于2013年September29日 17:08

这篇真不错


底座 | 评论于2013年October4日 3:06

结局这样就完了??


老赵 | 评论于2013年October23日 18:01

有点意思…呵呵


6ghjkfg | 评论于2014年May11日 16:39

e ho胩顺顺http://www.aibiok.com


guti | 评论于2015年January28日 9:02

这网站还更吗?


评论一下
昵称(必填):
邮件(必填,但不会公开显示):
主页:
评论: